《余罪》终章岁月易老及《余罪》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读者小说网
读者小说网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小说排行榜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短篇文学 重返洪荒 官道无疆 全本小说
九星天辰诀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罪恶之城 官路红颜 雄霸蛮荒 苍穹龙骑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神武八荒 主宰之王 女人如烟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读者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余罪  作者:常书欣 书号:48626  时间:2019/7/1  字数:10843 
上一章   终章 岁月易老    下一章 ( 没有了 )
  两个月后…  国庆前夕,二队的集体宿舍多了几位不之客,先是在晋南当派出所片警的郑忠亮匆匆来了,之后又有王林、熊剑飞,甚至已经成家的张猛、鼠标、余罪都住到了集体宿舍凑热闹,无他,李逸风和欧燕子;骆家龙和楚嫣然,两对新人要集体典礼了。  盛事啊,曾经班里同学来了一大半,二队成了接待处了,这天一大早,鼠标和余罪就出去了,作为东道主加伴郎,总务事情一概由两人负责,搬酒、定餐、布置婚庆现场,都落在两人肩上了。  房间里,昨夜的杯盘狼籍尚未收拾,一于人打着哈欠醒来,在这个仍然要出早,排队列,早训的!气氛里,郑忠亮已经完全不适应了,洗脸时候看到了,那拔了警校兄弟还像很多年前一样,让他好怀念…对了,也不一样,那位晕的周文涓,现在已经成指导员了,他怎么也不相信,晕的,居然使板砖敲倒一个持的歹徒。  环境使然,看不懂的东西越来越多了,这里刑警走路个个标,而且大部分腋下藏,像随时要准备抓捕一样,看人都审视的眼光,不的人他都不敢打招呼,这和地方派出所相差太大,比如他…肚子已经鼓了,那是吃的;腮帮子已经垂了,那是胖的,思想已经严重褪化了,就觉得这简直不是人呆的地方嘛。  早完毕,那拔人围着周文涓,估计今天都要身去贺喜了,还有同学未动,李二冬、孙羿几人先回了宿舍,然后看到了郑忠亮傻hh的瞅训练场,李二冬笑道问着:“大仙,没见过这架势吧?到这儿才知道什么是警察。”  “瞧瞧,都胖成这样了。”熊剑飞摸摸他。  “大仙,卜一课呗,这本事没放下吧?”孙羿逗着他。  “不掐算也知道你们几个还是光着呢,好意思笑话我?”郑忠亮笑道,他一捋袖子指指:“来来,多年不见,再给你卜一课,问婚姻、还是卜前程?  “给我卜卜前程咋样?看能提拔个小队长不?”李二冬凑上来了。  郑忠亮作势一掐算,然后摸摸李二冬的瘦脸、万分不中意地道:“高颧尖腭、黑不拉叽成这样,明显苦之相,提个啊。”  李二冬笑了,一笑指着郑忠亮对众人道着:“这充分证明,郑大仙还像以前一样坑蒙拐骗,根本不会卜卦。”  众人一笑,把郑忠亮笑懵了,他追问着才知道,李二冬的组织谈话已经过了,就要到刑警队任职,正是队长,气得他直拍大腿喊着,不能这样好不好,多年不联系,捉弄人是不是?信不信我再卜一课,把你全卜成光。  这恶毒的,有人踢、有人踹、有人提着带,直接把他扔上了,多年没见,兄弟们真和他亲热亲热。嘻笑打闹着,说不完的话,什么鼠标同志,有可能到鼓楼分局任政委;什么余罪同志,要接任总队特勤处。还有很多很多同志,已经是今非昔比了。  不过不经意说到解冰时,气氛一下子凝固了,郑忠亮直扇自己嘴巴,对兄弟们说着:“对不起啊…蕊,蕊,尽管当年我很羡慕嫉妒恨他,但不得不说,他确实很优秀,不管过去,还是现在。”  “那当然。”李二冬道。  “人咋样了?”郑忠亮问。  “你算算呗。”李二冬翻着白眼道。  他再问,没人搭理他,气得他竖了一圈中指。  打闹间,脆生生的声音响起来了,有人在楼下喊着:“二冬、孙羿,都下来…看谁来了。”  是周文涓的声音,少见这么兴奋,众人窗户上一排脑袋,哦哟妈哟,来了个抱着娃的,那不是当年的刀子嘴,老和兄弟吵架的易么。旁边那位高挑个的,肯定是叶巧玲了。  “哇,这个我可没掐算到啊。”郑忠亮惊讶得,众人嘻哈奔下来,不管当年怎么舌战,此时相见却是如此地亲切,特别对易怀里,着手指的小娃娃兴趣大增。  “哟,带把的,行啊易,当年怎么没看出来?”孙羿道。  “看出来也没你的事。”熊剑飞道,惹得众人一阵好笑。  “我那时候和易前后座,你看小孩多像我。”李二冬逗着孩子。  “少来了,像我…”  “呸,像我…”  “来来,让我摸摸骨,算算前程…”  一群大老爷们,愣是把孩子吓哭了,易斥着同学们,哄着孩子,众人又逗上叶巧铃了,关键一句是:铃,成家没?兄弟们都还光着呢啊,你要不凑合挑个得了。  还是易脸皮厚,孩子哄不住,一捋上衣,那娃吧唧吧唧着,一下子止住哭,这豪放的,把众刑警惊住了,齐齐地看着易犯愣,易笑着刺嚷着:哟,要不你们也来一口?  哦哟,众人绝倒,李二冬感慨着,这人都肿么啦,当年那清纯妹子涅?怎么都成这样啦?  不过还好,时间虽然过去了很久,可情谊尚在,不一会儿大巴来接人来了,林林总总,连同学带单位的,倒差不多拉了一车警察…  这一天是注定相见,似乎也是注定离别的日子。  马秋林踱步进了航站楼,身侧默默地跟着楚慧婕,像他女儿,恬静间带着几分涩意,似乎有点不高兴,饶有马老一辈子揣摩嫌疑人的心思,也摸不透小儿女的想法啊。这姑娘自从黄三去世,像完完全全地变了一个人,或者这个样子才是本使然?  “高兴点,这次学习机会来之不易啊。”马秋林轻声道。  “嗯。”楚慧婕默默应了声。  “特种教育在咱们省算是空白领域,你有先天优势,相信将来在这个上面会有建树的。”马秋林又道,聋哑学校公派教师赴京学习,两年培训丨时间,别人趋之若骛的机会,好像并没有让楚慧婕高兴起来,她不时地朝后看,当看到一张张陌生的面孔时,回头脸失望。  马秋林知道她在等谁,可那位偏偏来不了,对两人之间那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老马实在理解不了,他笑了笑道着:“余罪今天真来不了,两位同事结婚。”  “我知道了。”楚慧婕黯黯地道。  “呵呵,在都要遇到合适的,就谈上一个啊,你也老大不小了,这事马叔真帮不上你啊。”马秋林笑着道,停下脚步了,楚慧婕笑了笑,没吱声,告别时,老马这慢子才掏出一个小方盒子来递给她,楚慧婕不解时,马老笑着道:“他托我送给你的。”  楚慧婕讶然间开始拆了,两人很稔得,好像不至于还托人送礼物,拆开了,一个漂亮的水晶球,里面镶钳着一事玩耍的场景,六个人,一老五少,老人的肩上骑了一个,背后跟了五个,楚慧婕莫名地笑了,好幸福而恬静地笑。  “这里面有密码?”马秋林疑惑地问:“我怎么没看懂啊。”  “这是我爸领着我的四个孩子,多了一个。他告诉我,又多了一位哥哥。”楚慧婕笑着,小心翼翼地把礼物装好,郑重地抱在怀里,告辞着,走向安检,那是一个好欣慰的礼物。  马秋林明白了,这是余罪给予这段遗憾最好的注释,他和楚慧婕挥手再见着,心里在想着,遗憾,又何尝不是一种美呢?  心情颇好的离开航站楼,出了自动门厅时,一辆普通的民用轿车已经刹停在他身边,驾车的,居然是许平秋,马秋林上车坐定,老许好奇地问着:“师傅,这就是黄三那闺女?”  “对,现在已经是特种教师了,去都学习。”马秋林得意地道。车启动时,马秋林奇怪地问着:“我说,许局长,您这纾尊降贵的亲自驾车,这是…  “现在中央三令五申的,我敢开公车出来招摇么?再说我已经打了离退报告了,就等着光荣退休呢。”许平秋笑着道。  “你今年…你不和少峰同届么?”马秋林口而出。  两人都喀噔了一下,许平秋道着:“他比我小多了,我是知青下乡劳动了几年才上的工农兵大学,比邵兵山、少峰都大哎,我们那一届,没留下几个啊…”  “年龄到了?”马秋林问,许平秋的黑脸,显恶,不显老。  “年底就够一届了…老伴这次着我去体检,哮、脂肪肝、高血、心机还有点紊乱、您上回就说我脑袋锈了,我真不是脑袋锈了,是整个人都快锈了。”许平秋笑道。  马秋林看看这位比他入行晚的弟子,指摘道:“你这是勇退,知道自己再无法站到比现在更高的峰顶了,所以以退为进。”  “进?可能么?”许平秋笑了,他笑着自嘲道着:“这么大个窝案,怎么可能还提拔窝案生地的公安领导?那怕是清者自清。能全身而退,没有被捎带进去,我已经很知足喽。”  听到此处,马秋林向他竖了一个大拇指赞道:没锈钝,还明白着呢。少峰是真糊涂。  说起这茬,许平秋却是揣摩到了马秋林的襟,即便被打过,现在似乎并没有什么恨意,多得只是浓浓的同情,不独是他,老校长王岚因为这事已经中风不起了,人间的悲离合,莫过于追求了一辈子的事,最终却是亲人的背叛。  许平秋有点唏嘘地讲着案情,王少峰因为收受贿赂等严重违纪行为已经被省常委批准双规,正式逮捕,而据他的待,仅仅是因为想抱上那位大老虎的腿,而给戈战旗行了多次方便,却不料自己也随着星海这艘大船淹没了,因为非法集资以及牵扯出来的旧案影响,五原的官场自上而下来了一次大动,网媒曾经用一个“省委常委还剩几位?”做标题,真实的情况是,还剩下一个。此事的直接后果是,破天荒地出现从部里空降厅局级于部的事。  “勇退,独善其身未必不是个很好的选择。”马秋林笑着安慰问。  “也是,此役过后,五原盘踞的官商黑恶去了个七七八八,王少峰被抓、市委领导正副职齐齐双规,五原市各街道都有放鞭炮的,还有人大喊解放了…呵呵…这官不聊生的时代快到了,再不退下来,像我这号路子野、文化低的于部,没准那天也要落马。”许平秋自嘲地道着,如是坦然,反而心跟着宽广了许多。  “小余呢?”马秋林突然问。  “他没事,他的野心不大,而且,不管那一任局长,谁舍得把这些办事的给砍喽。他可是在部里挂上号的。”许平秋道。  “也好,你要真想退啊,来跟我做个伴怎么样,我正在筹备一个互助基金,将来咱们伤残警员以及生活困难的警察家属,可以从基金里得到一部分补贴…警察这个队伍强大,可个体的警察,不比普通人强多少啊。”马秋林道。  “好事啊,这个事应该办办…不过师傅啊,基金来源呢?难道让在职警员,从那点可怜的工资里抠出点来,那不行啊,单位强制捐个款,一片骂声,现在的经费管理,招待费早全部砍了。”许平秋道,先想到难题了。  “呵呵…我已经蓦捐到二百万了。”马秋林笑道。  这消息吓得许平秋油门趔趄了一下,他嘎声刹车停到路边,疑惑地看着马秋林,不像开玩笑,然后他狐疑地想着道:“我怎么觉得这钱有问题啊,谁脑袋就驴踢了,也不会做这种慈善啊?”  “还真有脑袋被骗踢了,一直在做,已经解决了不少警员家属的就业问题。”马秋林道。  “我好像明白了…又是余罪搞的?”许平秋道,他知道,余罪骨子里还是商,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机会。而且他从乡警出身后,一直就有粮油的生  “没错,你知道是他搞的,但你不知道他是怎么搞的…因为他的层次已经越你我了,别瞪眼,别看你个厅局级于部,还真赶不上他。”马秋林道,好赞的口吻。  “呵呵,本来就是他成就了我,而不是我成就了他,好事,看来退休后有地方混了。”  许平秋讪讪一句,重新启动,他一时间还真想不通,这事情是怎么办的,不过他知道,余罪肯定已经办出个样子了…  贤德的余处此时在于嘛呢?  他居中指挥着,乐队刚到,鼠标忙着招待、气拱门还在充气,豆晓波正忙着扯彩带,的鞭炮是不能放滴,准备用大喇叭冒充,杜雷开着厢货正电机线,各队组织的井井有条。  时间差不多了,按五原当地的习俗,亲的队伍会在午时以前出,接到这儿典礼,差不多就到出时候了,几辆车鱼贯而来的时候,李逸风,骆家龙从车里跳出来,兴奋地大喊着:“嗨…接媳妇喽”  我去,我去…  我上这辆,你上那辆…  豆晓波扔下手头的活,钻进车里了,至于和李逸风也熟悉的鼠标,就成香饽饽了,两人都拽标哥,还是李逸风抢走了,婚车是清一水奥迪,这次蔺晨新可是帮到忙了,两个车队十辆,他自己不知道那儿请了辆开天窗的路虎,驾着摄像机得瑟呢。  车队方走,终于能歇口气了,余罪刚坐下,电话就来了,一看是蔺晨新,一接居然说接到了点礼物,放在1o房间了,是给两位新人的,余罪一想就知道,应该是汪慎修的礼物,他可能不好意思来了。  收起手机匆匆上楼,两家典礼的今天包了酒店几乎一半的房间,匆匆赶到1o时,才省得自己没房卡,尝试地敲了敲门,片刻门开,惊得余罪啊声差点惊呼出来,差点掉头就跑,然后被屋里的女人,一把揪进房间了。  是栗雅芳,她似笑而笑地看着余罪,媚眼如丝、笑厣如花,像捉到贼一样,得意地看着他。  “妈的,蔺晨新这货,居然串通了骗我。”余罪暗骂了句,一直以来他总是有意识地躲着这位旧情人,推了好几次邀约,而栗雅芳从来没有要挟过什么,越是这样,越让他有一种难堪的感觉,像欠下了莫大的债一般。  “我又没死乞白咧嫁给你,你躲我于什么?”栗雅芳笑着问。  “这个…”余罪显得难为了,不好意思地道:“这个…非要回答啊?  “怕老婆。呵呵。”栗雅芳笑了,附耳轻声道:“你就没向你老婆坦白,结婚后还和我,那个那个了很多次。”  余罪心一,难堪地看着栗雅芳,栗雅芳谑笑着瞅着他,抬腿一踢门,锁上了,她轻轻伸着舌头,润泽的红,轻轻地解开了前的两个扣子,隐约可见的深余罪贪婪地一眼,猛地收敛形时,栗雅芳噗声笑了,小声告诉他:“婚车就快回来了,时间不多哦,不过冲个澡好像够了。”  她笑地褪下了外衣,肤白赛雪、傲如峰、慢慢的转身,眼神暧昧地进了卫生间,回头嫣然一笑,脆声提醒着余罪:“不许胡来哦,你可是有老婆的人了。”  眼光留恋,语气幽怨、莲步轻移、轻瞬不见,余罪徒然间,被火顿起。  还真是冲澡嗳,哗哗水声响起,玻璃隔间里,能隐约看到雪白的人影,余罪在门里偷窥着,使劲咬着食指,在做着烈的思想斗争。  ,还是别犯…  结果不得而知,不过过了半个多小时才见得余罪悠悠然地从房间里出来,神情萎靡却窃喜,步履从容却虚浮,他进电梯的时候,栗雅芳已经追出来了,追到同乘电梯里,笑地看着他。  “你非要看到我脸上的惭愧表情啊?”余罪羞赧地道。  “你确实应该惭愧啊,比原来差多了。”栗雅芳笑着调戏了一句,这一点却是有点伤到自尊了,余罪瞥瞥眼,噎住了。  栗雅芳却是身子又呶呶余罪,婉转道:“不过还是情的哦,我现还是喜欢你多一点。”  “咱…咱们以后不能这样了啊。”余罪又一次赌咒誓,还是别再见面,相见肯定犯。  “我都提醒你,你是有老婆的人了,赖我啊。”栗雅芳嗤鼻不屑道,叮声电梯到时,她出了电梯,等在梯口,要挽余罪的胳膊,吓得余罪缩头缩脚,赶紧溜了,逗得栗雅芳又是一阵好笑。  这个一直做贼心虚,心虚却一直作贼的小男人,为什么看着就这么可爱呢  她和女宾到了一起,看到了余罪躲着她溜到门厅之外,她心里如是想到。  婚车一到,热闹再起,特别是数年未见的同学,玩起来不像样子了,这场合闹得那是一个接一个来。  李逸风小嘴甜,哥哥叫个不停亲切也不行啊,结婚这天不治你怎么对得起兄弟你呀。李二冬出馊招了,附耳给大伙一讲,来,上生理课。啥生理课呢,有人拿火腿肠别在李逸风上,有人拽着欧燕子讲规则,只许嘬啊,敢咬断了给你整的。  这众目睽睽的,李逸风也不好意思了,众人恐吓着:不同意啊,想嘬你身上那?  围观哄笑一片,羞答答的欧燕子含上时,嗷声四起,卡卡嚓嚓都是手机拍照的声音。  骆家龙这边,鼠标维持的现场相当好,大腹便便给大伙讲着,咱们都是文化人啊,得用点文明方式啊,简单来个吃喜糖啊。有人给他拿喜糖,他一剥给骆家龙嘴里,规则就是嘴传嘴,传到新娘嘴里,新娘娇羞不胜的含走。  看看,这多文明,第二粒给他绑在线上,孙羿骑在标哥膀上,逗了好大一位,才让骆家龙咬住了,第三粒众人开始使坏了,叶巧铃挤到新娘身边,冷不丁这粒进新娘的前,新娘被规则约束,想找出来,早被女宾拽住双手了,这边的起哄着,把骆家龙推上来,在娘子前,拱啊…拱啊…拱得新娘脸红耳赤地说着:“笨死你啊,下面点。”  鼠标在背后踹着催着:“听见没,嫌你笨呢…不行我们上啊。”  哄笑又起,在这样的场合,任何一句都能成为笑话的起源,双方老人却是笑地看着,偶而会急步接儿女单位来的便装领导。  闹了一个小时,终于疲力尽进门,散喜糖、拍照、开宴、又来一个婚庆正宴,请到的主婚居然是许平秋,老许在会场又来领导讲话了,竖着三指头,我今天强调三点啊,三点必须不折不扣完成。这三点就是,婚后给老婆上工资奖金,一分不少;老婆要牢训丨话,一字不漏;老婆待要完成的家务,等同于工作任务,一丝不苟,能办到吗?  气氛颇是轻松,难得地见到许平秋这么和霭的表情,余罪嗅到了一丝不寻常的味道。  不过容不得他细想,敬酒、点烟,两对新人挨着桌来了,亲戚还好说,一到同学同事桌边,又是起哄逗闹,行程相当慢,一个小时都没走完大厅。  热闹中,肖梦琪和女宾们饭桌上,不时的注视着余罪的方向,可能有所不同的是,余罪比前几次收敛多了,也稳重多了,席间她看到余罪接了个电话,悄悄离席时,她鬼使神差的放下筷勺,追着出去了。  出了走廊,出了门厅,余罪喝得估计有点高了,在四下找车,肖梦琪背后一拍,一指自己驾的车,余罪道着:“走,帮我办点事,火车站。”  “接人?”肖梦琪边走边随口问。  “不,送人。”余罪道。  应该是私事,肖梦琪倒不问了,上了车,出了酒店,余罪半躺在椅子上小眯,肖梦琪边开车边道着:“我你说件事…”  “我知道。”余罪道。  “你知道?”肖梦琪道。  “不还是那案情的事,我说有些事,别揪着问那么清好不好?糊里糊涂过去不就得了。”余罪道。  似乎想岔了,这也是肖梦琪数次询问过余罪的事,集资诈骗案已经水落石出,但诸多疑点仍然没有得到解释,当然,不是嫌疑人,也不是案情。而是余罪。  比如,怎么在第一时间盯上戈战旗,这个时间很早,案前一个月特勤就建立监视,特勤的监视,要比普通刑警更隐敝,这种事如果没有确切证据,老任那一关就过不了。比如,马钢炉出逃,追捕小组直接得到了确切的定位信息,这个信息,肖梦琪知道,就在余罪身上,但在案卷的叙述时,全部省略了。  “那事我可能知道了。”肖梦琪道。  “你知道什么了?”余罪问。  “在嫌疑人中消失的名字,就是秘密。所以,这个秘密是:卞双林。”肖梦琪道。  “呵呵…没错。”余罪道。  “你是怎么收买他的?这种事稍有差池,可是要命的事啊。”肖梦琪道,最终险险逃生,卞双林就杳无音信了,所有的案卷在整理完毕后,都没有见到这个名字,她知道应该是早有安排了。  “说出来就不值钱了,其实很简单,在我们找他帮忙的时候,那时候监狱管理局就已经去过人了,多方想办法要给他减刑,最可恶的是,在王少峰的授意下,孙庆还扮成监狱管理局人员和他见过面他那时候已经感觉到危险,所以他要找一条退路,最终,退路选在我这儿。”余罪道。  “他怎么可能相信你?”肖梦琪不解地问。  余罪笑了笑,视线中回忆着这样一个场景,老卞眼泪汪汪看着已经长大成人的女儿,而女儿,却狠狠地把他的礼物扔了好远,很庆幸,他帮着老卞检回来了。  “不是可能,是他一直就相信,我是一位秉公执法的人民警察。”余罪得瑟道。  “把你拽的…不过也有资本拽啊,所以你一直就知道,戈战旗在密谋诈骗,一直知道是马钢炉背后支持,而且甚至在他们逃到南方,老卞也想办法给了你准确的定位?”肖梦琪道。  “差不多,毕福生告诉我,这事是马钢炉操作的,陈瑞详也是个无赖,他欠了马钢炉四百多万的高利贷…卞双林在本案中的角色是,他们借用了老卞的名声,以及他和星海的旧怨,甚至于他出狱遭到袭击,都有可能成为把火烧向宋军的理由,但意外的是,老卞居然身了,不过身让对方更警惕,他一直被软着,还被着在适当的时候和宋星月联系,挠她的思路…可能唯一的意外是,咱们省任职的那位大老虎在部里落马,让他们选择立即结束,仓促出逃,如果事情再推后一点,他们可能拿走的资金要更多。”余罪道。  “这人也不简单啊,居然在何占山手下死里逃生了。”肖梦琪赞道。  “这就是骗子的高明之处了,一直示敌以弱,都以为他就靠嘴吃饭,其实在监狱里呆十年,就是只兔子都会咬人了。”余罪道。  “那戈战旗还是过于自负,他估计和我一样,一直把卞双林当做过气的骗子,认为他根本不会懂现在的金融以及资金操作。”肖梦琪道。  “呵呵,他看错的可不止一点。”余罪道。  一笑间,肖梦琪知道余罪又在自得了,她笑着问着:“所以,你们俩联袂,一内一外,毫不声张,准备到最后一刻,给他致命一击?我说你怎么这么高明,处处料事先人一步了。”  “虚心使人进步啊,那些犯罪分子里头能人真不少。”余罪道。  “有条件的吧?他没有出现在任何案卷里,我有点奇怪,什么促使他这样做?”肖梦琪。  “本能嘛,他可不是坐以待毙的人,他不介意看着宋家倒台,但也不愿意赔上自己,只能找外援了。他摸准了我的心态,肯定会追着不放。”余罪道,欠欠身,笑着说着:“至于为什么吗?你很快就知道了。”  “哦…”肖梦琪一愣,瞥了余罪一眼,余罪又合上眼睛了。  很快证实这个想法了,在火车站的候车大厅,肖梦琪看到了卞双林,染了,穿了一声休闲装,显得年轻多了,而且她现了百思不得其解的动机。  在他的身边,坐着一对母女,都是见过的,那位等了十年的老婆,和已经长大成人的女儿,一下子,肖梦琪愣在当地了,这可能比案情还让她觉得不可思异。  余罪匆匆奔上去,和卞双林握了握手,和小米笑了笑,那姑娘偎依到母亲肩膀上了,两人借一步说话,余罪看看老卞,拱手抱拳:“谢谢…都没来得及谢你一句,真够险的。”  “一点都不,我从来没有信过谁,除了我老婆,你是第一个。”卞双林笑道。  “那我太荣幸了,我也很少相信嫌疑人,但你绝对算一个。”余罪道。  “能告诉我原因吗?”卞双林问。  “因为…”余罪笑了笑,看了看小米,卞双林的女儿,告诉他,原因在那儿,卞双林笑着问:“你怎么知道不是假的,我毕竟是个骗子。”  “亲情是最不值钱的,如果在乎这个,其他的就可以忽略了。”余罪道。  两人像惺惺相惜一样,余罪坦然,老卞显得有点难堪,他默默地掏着前藏着的东西,慢慢地递给余罪手上道着:“最后一件事了,帮我完成它。”  余罪看了眼,是宋星月的档案,他笑着问:“真的要走?”  “是啊,换一个地方重新开始,我在狱中呆了十年,奋学习,其实动机是等着有朝一出来,重新站在财富的顶峰,把所有坑过我的人踩在脚下…呵呵,学了一半我突然明悟了,活着意义有很多,财富、名利、权力这些东西,就像人身上的衣服,总有一天会到赤条条的时候,那时候还能剩下什么?你说得对,亲情不值钱,但却是最珍贵的,我最成功的地方不是做了多大的骗局,而是娶了一个不离不弃的糟糠之。”卞双林脸上,泛着幸福的笑容,回头看了眼那对母女。  “那恭喜你,如愿以偿了。”余罪道,这就是卞双林的唯一要求,他想回到正常的普通人的生活中。  “你也是,该说再见了,或者,以后别见了,我可不想再和警察打交道。”卞双林握着余罪的手,肖梦琪也伸手上来,和老卞握握,老卞甚至在转身走的时候,又回头提醒肖梦琪道:“我看得出,你们两人还没有任何进展啊,提醒您一句,千万别被他的外表惑,他才是最高明的骗子,连我都被他骗上路了。”  似乎在开余罪的玩笑,他说了句,转身,一手揽着老,一手提着行李,向检票处走去,不时地回头,向二位笑笑,谁可能想到,一例轰动全国的诈骗案,最关键的一个知情人,就这样默默无声地消失了。  “他判断错了。”余罪道。  “什么?”肖梦琪没明白。  “他说咱们没进展…其实有,亲过了。”余罪笑着,小声道。  “滚。”肖梦琪斥了句,不理他了。  两人出了车站,肖梦琪翻阅了几页档案,这个引起宋星月恐慌的东西,现在看起来是那么的微不足道,走着走着,余罪一把夺走了,走到垃圾桶跟前,掏着火机,直接点燃了,烧了一半,扔进垃圾里。  “你于什么?这得上的。”肖梦琪要拦。  “回去,又要有人被扒官衣了…都这么多年了,让它沉了吧。”余罪继续点着,肖梦琪怔了怔,再没有拦,眼看着一张一张笔录、案卷,在凫凫的清烟中,化为灰烬。  烧完了,余罪拍拍手,酒意盈然地道着:“这才是最后圆了,哎对了,我今天现老许好像有点不对劲?”  “什么不对劲?”肖梦琪道。  “好像很和霭,像真要退了,我一直以为,这事他还会提一提呢。”余罪道。  “你蠢啊,生窝案的地方,怎么还可能再提拔身处其中的公安领导干部?能全身而退,没有被问责,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当然,你肯定会被提拔的,张勤、寥汉秋几位领导,齐齐给你申请个人一等功了。”肖梦琪道。  “本末倒置了啊,我已经习惯把功劳让给领导了。”余罪道。  “你是真傻还是装傻。”肖梦琪哭笑不得了,直斥着:“倒了这么多领导于部,这功劳谁敢拿呀?谁想当这个官场的公敌?”  是啊,这要被推前台,那果真公敌的节奏,余罪愣了愣,然后哈哈笑了,笑着道着:“他们这些贪赃枉法的,根本就是社会公害,我还真不介意当他们的公敌,吓死他们。”  “以后得注意言行了,千万别让人抓住你的把柄,有很多人会不介意致你于死地的。”肖梦琪上车前,如是提醒道。  “够胆他就来,我身后几千警察兄弟,怕个鸟。”余罪得意地坐在车上,根本不惧。  或许根本不需要畏惧,警察本身就是所有违法犯罪的公敌,肖梦琪似乎被他这股子豪气折服了,笑笑,竖竖大拇指,动着车,却没有走,嗫喃地说了句:“其实我要告诉你的是另一件事。”  “我知道了,不就是去国际刑警联络处吗?寥处长找我谈过话,我没去。”余罪道。  这个机会,似乎是排在末位的拣着便宜了,肖梦琪笑着道着:“为什么梦寐以求的东西得到之后,却没值得高兴的感觉呢?我不止一次想往上走,到这个时候了,却现很留恋这里。”  “精彩的永远是过程,而不是结果,就像我们俩,守望和暧昧才有感觉,真滚了单,肯定现结果不尽如人意。”余罪笑道。  “呸,你真恶心。”肖梦琪笑了,动着车,顺便问着:“那我去了都,你会去看我吗?”  “一定会抱着不纯的动机去。”余罪强调道。  “哈哈…我倒不怕你,就是有点怕你老婆啊,怎么办?”肖梦琪开着玩笑。  “不要提老婆好不好,一提老婆人家心虚。”  “哈哈…”  车且行且走,轻快地飞驰在通向城市的马路上,视线无比开阔,在前方的路延伸的尽头,城市的天空难得一个晴空朗朗,雾霾尽去。  一个月后,肖梦琪赴京任职,得偿夙愿。  年底,很不意外的是,许平秋光荣退休,这位铁腕治警、雷厉风行的公安领导在职时毁誉掺半,争议颇多,在他选择光荣退休后,自上而下,赞声一片  退休后他很少面,唯一的一次公开面是在解冰和安嘉璐的婚礼上,曾经的警校校花,义无返顾地嫁给了初恋情人,而那位装了一条假肢的冰山骑士,仍然执著于他的警察梦想,婚后夫两人齐齐应聘到警校任职,就像一个轮回,他们携手回到了梦开始的地方。  余罪仍然在继续着他的争议,这个人似乎和那个职位也格格不入,放那儿都不合适,当个大队长重案队长,似乎有点大材小用。当个总队长似乎资历又显不足,当个分局长、副局长吧,以他的履历,领导又不敢用,可真要遇到棘手的案子,这个人又不得不用。  领导也有领导的解决方式,经过长达一年的组织考察,又经过数次会议讨论,形成如下决议:级别不对称,加个括弧说明:副处级。职衔不匹配,再加个括弧说明:代理,副主任主持工作。  最终破格提拔了有史以来一位最年轻的总队长:  余罪。  《全书完》

  …
( ← ) 上一章   余罪   下一章 ( 没有了 )
都市之纨绔天超级学霸天才名医最强穿越者欲罪我做荷官那些闪婚老公太抢热血时代危险男神VS春光乍泄色戒(全本)
读者小说网为您提供由常书欣最新创作的免费都市小说《余罪》终章 岁月易老及余罪最新章节终章 岁月易老在线阅读,《余罪(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余罪的免费都市小说,请关注读者小说网(www.duz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