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蕾丝之卡桑德拉的炼狱》第二十一章游戏又开始了全文终及《黑蕾丝之卡桑德拉的炼狱》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读者小说网
读者小说网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小说排行榜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短篇文学 重返洪荒 官道无疆 全本小说
九星天辰诀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罪恶之城 官路红颜 雄霸蛮荒 苍穹龙骑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神武八荒 主宰之王 女人如烟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读者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黑蕾丝之卡桑德拉的炼狱  作者:菲莉卡·艾琳 书号:48480  时间:2019/5/15  字数:9907 
上一章   第二十一章 游戏又开始了(全文终)    下一章 ( 没有了 )
  卡桑德拉惊讶,他的逐渐亢奋反倒使她激动。他喜欢受她控制,喜欢处于迫使他进入激动状态,尽管,这种激动违背他的意志。她跪坐着,端详起了他的身体,这样一来反倒增加了他的激动,他的茎几乎完全起。

  他已经出贪之相,她又立刻埋下头去,这次她用她的舌头绕着他的头,只等那个豁口里渗出不言自明的滴,但令她失望,没东西出来。她的整个骨区激动得发,来自膀胱的得她倾刻难耐,摇摇晃晃,一点不知道正在干些什么,她全然沈耽于声之界里。

  男爵的朋友们看她在自娱自乐,有些人也互相调起情来,他们自己没什么行动只是观看,实在难耐。但男爵和凯蒂亚各自待在一处,仔细静观这势均力敌的较量。

  安东瞪着这个眼睛圆睁、一头美妙的黑色长发的女人,竭力使自己的兴奋慢下来。他知道他自己的能力,他不想再有一次,如果他一大意,她的技巧将肯定会使他再发一次。她看到了他眼里的惧怕,这种惧怕只是刺她继续。她伸出一只手,用一只长手指甲戳戳他的囊,然后捉住他的卵蛋,在手心里握着,轻轻捏。她慢慢地增加了手的压力,眼睛直他的眼睛。

  安东感觉到他的条的部发紧,丸直竖起来,准备发了“对呀,”卡桑德拉柔声地勉励他,她的嘴热烘烘地吻着他的肚皮“这就对了,发呀,为了我,让我看看你再发一次。”她的话语和她的触摸一样刺,他失望地叹了一口气。得厉害,他的茎头渐渐充血,紫得吹胡子瞪眼似的。他肯定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卡桑德拉知道。她缩回了手,想再最后触击他一下,也可谓擒故纵,可是这时候凯蒂亚抓住了机会。

  她从两个奴隶之间伸进手去狠命地捏住安东的头。安东轻松她哭了出来,他知道这将延迟发了,给他更多恢复元气的时间。卡桑德拉恼火了,想也没想她到底想干什么,就冲着那个女人挥动她的五指,准备抓她什么地方。

  “不!”她喊道“那不公平,他都快了。”立刻两个男人捉住她的肩膀,把她拉回去。男爵不悦地瞪着她“你们两人都归我管,”他冷冷地提醒她“我们想怎样对付你们就怎样对付你们,立刻向凯蒂亚道歉。”卡桑德拉腹委曲,都快哭下来了。她实在是人需要用洗手间了,现在尽管她作出种种努力,安东的起明显地在她面前减退下去,但男爵黝黑的眼睛死死瞪着她,她只得被迫作出道歉。

  “对不起,我道歉,我忘记了我的身份。”

  凯蒂亚见达到了她的目的,可以表现得很慷慨大度的“就给她几鞭子吧,我想,底埃特,她漫不经心地说。他点了点头。罗伯特和弗朗索瓦兹反扣卡桑德拉的手膊。凯蒂亚发明了一种细皮鞭,她常用来击她的畏缩的对手的房。她的目标很清楚,她辣辣地了两下卡桑德拉约两头,痛得她烧灼似的,眼睛里不住眼泪。虽然男爵看到泪花里闪烁的恨意,他还是被逗乐了。

  到这时她倒觉轻松了。安东的茎已经几乎一点不见激动了,过了一会儿,卡桑德拉完全失望了。但后来她想到有一种方法她还没试过。她命令他像狗一样用膝、手肘撑着,头朝她的下身方向,弓立于她的身上。他猜到她会怎样做,勉强地依她所言,现在她自己可以动手分开别人的紧闭的眼。她再一次手指沾润滑油旋转着戳进他的门。就是这样一点极轻微的挑逗,安东的死蛇一样的茎又恢复了生机。她的手指一用力往里,使就知道自己完了,所以他拼力夹紧,抵挡她的进入。

  “放松,”她柔声地说,她是再也顾不了他乐意与否了,她只为排解自己灾难的需要。他不肯遵命放松,男爵在他肩头搁上一只手。

  “按她说的做,安东,否则我们将会让你够受,那是她的能力所不及的。”安东立刻老实了,放松开门,张开的足以让卡桑德拉的手指滑进去。

  她的手指寻来觅去,很快发现了输腺,她结结实实地捏那部位,使得他的茎猛然起,又硬又地完全兴奋起来。她一只手在捏着他的输腺,另一只空着手抚摸他颤抖的身体。

  她的手指搁在头上,迅速一捏一松了几次,加上输腺的乐不可支的感觉,使得安东完全失去了知觉,他的身体狂地痉挛起来,股在她的残酷纤指里扭过来扭过去,终于达到了的极致。

  卡桑德拉为它的成功感到欣鼓舞,澎湃的力量冲刷了她的全身。一开始她竟然没有听出他的呼喊里痛苦多于欢乐,待他发完,她发现他握住她的手几乎还是干的。她知道,对于他来说,这第二次是跟着第一次的脚跟的,也太快了点。这接踵而至的发震撼他的,是痛苦而不是欢乐。

  安东瘫软在榻上∶痛苦、羞怯地泣着。他后悔志愿当奴隶,但退缩是太迟了,他只能等着这一晚的完结了。周围所有的人都发现了同一件事,但卡桑德拉几乎忘情于她的角色,她发现那年轻男人起伏的身体几乎一点没从她身上挪开,而是突出,表明了她的成功。

  她朝上看着男爵,等他允许她离开房间几分钟,但让她惊愕,他打了个让她等着的手势。过了一会,弗朗索瓦兹出现了,她拿来了一个大铜盆。她把还在泣的安东拉下平榻,置盆于榻上。

  “喏,你可以用那盆放松一下你自己了,卡桑德拉。”男爵微笑着说。

  她的面颊出火,难以置信地定睛望着他“你的意思是现在,就在你们大家面前?”

  “当然,奴隶还有什么隐私权。”

  “我不能,”她轻声地抗辩道,她的声音几乎也被惊没了。

  “来吧,来吧,卡桑德拉,如果你的能从精神方面用嘴去凌辱一个完全陌生的人,那么我就难以理解你为什么不能用这个盆。然而,如果你的排解不是那样迫切,弗朗索瓦兹可以把这盆拿走。”

  “我是很迫切,我是要解溲,但不是在这里,不要由你们都来看着。”

  “我恐怕不能由你选择,”凯蒂亚足的说。

  “当然,你可以请求退出这次聚会,会允许你的,但你就再不能回来了。”那句话改变了卡桑德拉的心理定势。她可以感觉到他们热辣辣的目光,但在这之后一步,她不想输给凯蒂亚。

  她光股蹲于铜盆上,努力充分放松肌,好让她的膀胱排空。开始肌拒绝服从,但是对于“自律”自她头回来汉普斯特庄院就得知了许多。

  通过放慢呼吸,下她内部肌,她最终设法战胜她的羞怯,热烘烘的体开始“哗哗”溅落进铜盆里,她甚至品尝到了一种奇怪的激动∶迫减轻的快,外加知道赢得了一个胜利。凯蒂亚现在没什么好说了。

  她一解完溲,盆就搬走了。这一群人都涌向榻前,这样卡桑德拉和安东的腿和胳膊被那些耽于声的男女你扯我拉、你捏我摸的,绕不放,那些人从他俩一无反抗的身体获取他们自己独特的欢乐。她也无法分清是男人还是女人在摆她。她所意识到的是,这不断的刺使她所有的孔眼都被堵上了。男人的兴趣是她的两和腿裆,女人们则趴在她的上方,让她她们,她们的户直到她们发出轻松的尖叫,才让开位置给另一个人。

  她也不知道过去了多长时间,忽然听到男爵平静的声音叫他们守秩序。每个人退后去了,她躺在那里,大汗 漓,疲力竭地用空无物的目光朝上凝视着金碧辉煌的高高的舞厅天花板。

  他朝下看她,微笑着,用两手指碰了碰她的脸颊“你干得很好,卡桑德拉,我们将开始对你进行最后一次测试。我所看到的这一切之后,我不怀疑你会和罗伯特一样快乐。你知道,今晚,罗伯特的奢望将可以实现了,他想知道他看到过的蛇术是否是幻觉。我特别为他买了这条蛇,”他举起一条小小的的草蛇。

  -----

  当男爵举起蛇时,卡桑德拉的眼睛恐怖地瞪得极大。人群中发出一阵轻松的嘀咕声。他稍稍停住嘴以观效果,然后把蛇给了罗伯特,就在卡桑德拉身边坐下了。

  他自己没有参加群体,却铙有兴趣地观察他朋友的行为,还有卡桑德拉的反应,对他们的各种不同的刺的反应;他甚至也一直为她的奢好的方式所惊讶,她的奢好是在几周内养成、发展起来的。一时间他已经确定她最终能起这最后的保留的面纱,这样他不剩什么研究她的课题了,但经过一步详细审视她的表情,他认为他的这个判断错了。尽管她似乎失去了理智,仍旧设法保留隐私这块内核。他就是想要摧毁这块内核的。

  卡桑德拉成功地和那些人区分开来,一点不受他们的影响,她不是任由他们恃情摆布,而是利用他们,以娱乐自己的同时,与他们保留距离。正常的他们渴望占有她。他也想知道卡桑德拉小时候就使她情感方面很自信,如果这样,就与他原先的估计互相矛盾,他原认为她在情感方面不成,是宗教家庭的产儿。

  男爵没有考虑到卡桑德拉对他的感情的深度。对她来说很容易无视这群人的存在,因为他们对于她是无关紧要。他是唯一使她感兴趣的人,这是因为无论是心理上还是生理上,她都为他所吸引,她可以为他做几乎所有的事情,那样就使她能成为他永久的伴侣而不像凯蒂亚那样。

  现在他用力的手抚摸她,完全不顾在众目睽睽之下。他觉得该让她足够兴奋以配合罗伯特的玩笑,既不伤害卡桑德拉,也别糟踏了那条小蛇。他把她的两只子推挤在一起,又从下往上推,他用他的舌头扫过敏感部位,她就喜欢他这样。

  虽然卡桑德拉已经认为她自己、极其足这个专制的男人的生理上的亲昵,她也满意地知道凯蒂亚和弗朗索瓦兹正在不得不看着、他用如此美妙的温存和逗的方式抚爱她。她的身体再次振奋,她感到她头耸了出来,便得不得按动。

  几个男人走向前来想触摸她,但没有敢打扰男爵;同时女人们看到她感的青春体开始动不安,她的四肢扭曲起来,她们走向同样惶恐无奈的安东,拉过他的手去摸她们的子,出她们的户去堵过他的嘴,捻着他的头发,摇晃他的头,直到他让她们称心满意。

  卡桑德拉意识到她周围的活动,也意识到来自舞厅的各个角落各种不同的叫喊声、叹息声。男爵手的动作是最关键的,现在那两只手住下滑,随着手下滑增加了致命的紧张点。

  他要她看着另一个奴隶的发,同时他还继续煽动她的情,但是安东看上去派不上用场了,他顶多只能用他的手和嘴去取悦那些女人。因此,男爵扫视整个大厅,然后派罗伯特去找来克劳德和克拉拉,不多一会,他们都来了。从克拉拉仍旧捆缚住的子的颤动,她眼里出失望的恳求,可以知道她至少还是没有完全足。

  很快男爵就让她睑朝下,躺在她继父的膝间,然后他又将卡桑德拉拉起,依在他身上一面不停地抚她,还让他的头搁在他的肩膀上“看哪,卡桑德拉!”他嘱咐她。

  她看着克劳德分开了克拉拉的深红色的股片,一个女人非常烂地手执皮带打这两片股。克拉拉呻着,抵抗手指对她的细皮的触摸,罗伯特在给她的孔道里涂冷霜,然后拿起一小块橡皮管,一头有个小泡泡,另一头有个大泡泡,在克劳德的帮助下,将那个小泡进克拉拉的门,然后克劳德放松她的深红色的股,让那个橡皮管得深一点。

  现在她又被拉起身来,弗朗索瓦兹拖过一把摇椅,椅子上铺着软垫,克劳德领着他的继女走到椅边,让他坐进去“克拉拉,安稳地坐着,”男爵说,他的手在抚摸着卡桑德拉的肚皮和大腿。

  “你可以休息休息,弗朗索瓦兹会来摇那把摇椅的。”椅子开始摇起来,卡桑德拉很快就解了心中的疑团。克拉拉的表情从欣然接受转之为极不舒服。她想站起来,但克劳德按着她的子,让她仍照男爵命令地那样待住。

  “怎么回事呀?”卡桑德拉看不懂,她自己差不多也沈醉在男爵亲手制造出来的愉快的氛围中。

  “每次摇椅一摇,就迫大气泡,把空气通过皮管传到小气泡里,小气泡逐步膨,几分钟之后就开始挤肠壁,这样她就体验到一种很有趣的感觉。”卡桑德拉很能想像出这种滋味,克拉拉突然“哇呵”叫出声来,嘴巴张大,一脸惊诧惑不解的神情,卡桑德拉也被逗惹了,她可以想像出紧张的挤肯定是要破克拉拉的腹肌了,她想起了健身房的水的奇妙的作用。

  现在克拉拉眼泪花,男爵打了个手势让摇椅停下来。他们就让她这么坐在摇椅里。她乖乖地待着,大气不敢出,很明显她是害怕还会增加什么动作得她不舒服。克劳德跪在她两脚之间,分开她两腿时,又摇动了摇椅,使得克拉拉又吓得叫了出来。他用他的舌头去细察她的道。

  卡桑德拉的呼吸又浅又促,她几乎能够感觉到克拉拉门里的气泡的重重,她的道里与门里一样的痛。克劳德的舌头探进孔里,去啜着宫口的皮

  显然是这种感觉也让克拉拉激动,她的身体开始颤抖,罗伯特搬起她分开的脚,架在克劳德的脖子上,让他的身体更为后倒,使泡子更为膨

  克拉拉大声哼哼,她的身体快要奋了,但她害怕,那种效果已经得她受不了。

  “她不敢发,”男爵的手到卡桑德拉的腿裆里,要试试她的粘

  “对她来说,这是一种多么美妙的折磨呀,亲爱的,我想知道她将怎么办?”卡桑德拉也呻起来,说不出话来,因为她的身体受到生理和心理两方面的刺,也是如此兴奋。她的眼睛离开那个无奈约克拉拉,正挣扎着安抚她的皮。这个年轻姑娘被那个半老男人的嘴和舌头的技巧逗得痉挛,分不清她发出的尖叫是因为激动,还是因为痛苦。她的身体从摇椅上弹跳起来,她是想设法减轻一点她的痛苦。

  “好了,”男爵小声地说“克拉拉是足了,下面又该轮到你了。躺回到榻上去,卡桑德拉,是罗伯特的小宠物出门『观光』的时候了。”

  卡桑德拉脚轻腿抖,她没有表示拒绝。他把一只枕头垫在她的股下,这样完全暴出她的器官。现在每个人都挤靠在一起。

  罗伯特拿着那条水蛇走了过来,卡桑德拉开始闭上眼睛,男爵低下头,用嘴凑到她耳朵边说∶“眼睛睁开,我的宝贝,我要看你的表情,我想看透你的骨髓。”罗伯特再下看着她“不用担心,没什么可怕的,卡桑德拉,它是一点不咬人的,不会有伤害的,我不会让它全部进去!看!它也并不很大。”

  她盯着已经盘起来的蛇,不足十八英寸长,它的舌头伸出来东西,头两边晃动,像似想找个地方藏起来。一想到它那样在她体内游动,得她肚子发、泛胃吐。她的身体直起皮疙瘩。

  罗伯特在她身边坐下,让弗朗索瓦兹撑开她的外,用一的手指伸进那个皱缩的道。那地方已经很了,男爵的爱抚、克拉拉的体验,使卡桑德拉激动不已。弗朗索瓦兹将粘涂遍淡粉蕾,罗伯特把蛇放在了卡桑德拉的左腿上。

  蛇在光滑的肌肤上“S”型地游动着。蛇是没有听觉的,就靠振动引导,卡桑德拉的腿哆嗦得相当厉害,蛇正在寻找藏身之处。

  卡桑德拉感觉到蛇一节节向上爬,几次用舌头她的皮肤,她知道她可能会跳起身来逃出这大厅,但她必须待在这里忍受最后的折磨。男爵就坐在她头旁边看着她。他的贴近、他几乎明显渴望她胜利的望,给了她必要的勇气。

  花了很长时间,蛇溜滑进她的脚裆,它用头蹭着她的小,这种不能想像的动人的触击使卡桑德拉息不上。罗伯特拦抓住了蛇,用它上下回来磨蹭她的户。那里已是白茫茫一片,一下子很难对准那个通道口。蛇头扭过来转过去,刮到了她的蒂,她大声地呻起来,几近乎由于害怕又由于激动发作起来。

  罗伯特认为该看到蛇能进去多少的时候了。他朝他子点了点头,让他撑开卡桑德拉的宫口,这样他就可以将蛇头捻进去,那是整个官道最感的部位,比一次更更草率的入更刺,卡桑德拉让这无比的刺得长叹不已。

  罗伯特停了一下,考虑是否就此停住,还是让蛇继续钻进去“别停下来!”她开口了,努力撑开它的宫口让蛇进入“请,别停下来!”凯蒂亚瞠目结舌地看着这个一丝不挂、悸动不已的身体以此为乐。

  这是男爵曾经采用的最厉害的一手,她知道她会吓昏过去。即使让她得到这次机会做同样的事,她是不能够做的。她老是怕蛇,甚至看到这种小小的,一点也没害处的异物,也让她觉得不适。卡桑德拉不断呻着,罗伯特又让蛇滑进去很多。凯蒂亚瞥了一眼在卡桑德拉头边坐着的她的情夫。

  他们的目光碰到了一起,凯蒂亚震惊地发现,他的眼睛里没有同情,也没有该有的娱,他是用憎恨的目光看着她。她以为是看花了眼,于是向前跨了一步,但他皱着的眼眉冻住了她的脚步。

  “她不是很奇妙吗?凯蒂亚?”他说。他用这么一种陌生的口吻跟她说话,她几乎就听不出那是他的声音。

  “我不是告诉过你,她会赢这场比赛的吗?想想吧!我已经找了差不多一辈子,也没找到如此了不起的女人。”卡桑德拉还在不停地呻着,蛇还在她体内动,她的眼睛什么也没看地盯在男爵的脸上,她完全失去了理智。她的世界里什么也没有,只有令人难以相信的感觉,她沈浸在这份欢乐之中,毫无羞

  罗伯特终于出了蛇,她感觉到蛇滑出了一条粘粘的、温乎乎的沟槽,好像带出了她的子。她的身体像刀绞似的发作,几乎难以忍受。男爵深深地凝视她的眼睛,发现了那种期望不到的欢乐。他觉得他还没有真正了解她,她仍旧保持着她的自我守,他原以为她已经快被他毁灭了的。因此,他不能放弃她,她可以待在他的身边,做他完美的情妇和不断的谜。

  卡桑德拉现在疲惫不堪的身体终上了颤抖,她身成半依半靠的团身姿势,男爵觉得那样特别动人。凯蒂亚横了他一眼“你为什么这么恨我?”她问。

  “因为你劝说玛瑞塔杀死了她自己,”他回答。他们的朋友发出了一声惊叹,每个人都身离开了凯蒂亚。

  不可否认,但她得找出他是怎么知道答案的“那么她留下字条了罗?”她几乎是不由自主地问。

  他的右手在抚平卡桑德拉的眉毛,动作那么温存,他从未这样对待过凯蒂亚“不,无论怎样,你也会记得我离开家时,我在大卧室里安置了摄影机。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我是想用摄影机监视玛瑞塔,以防她给自己再找个情夫。当我最终翻看这卷带子时,你可以想像出我的惊讶。我看见你跟她在一起,你在往她耳朵里灌毒药,就像个挑拨离间的女巫。你是聪明绝顶,我愿意承认这一点,她是真的怒了我,我曾把这个原因迁怒于孩子造成了我们之间的隔阂,但不幸的是,我们之间的感情破裂却是你一手造成的,凯蒂亚。我仍旧在乎她。有时候我可能厌烦她,但,你却等不及事态的发展。好啦!现在再说也没什么意义啦!卡桑德拉要比你和玛瑞塔随便那一个都更合适,那就是为什么我恨你。”

  “我这样做只是因为我爱你。”凯蒂亚为自己辩解。

  他大笑起来“又来了,我们彼此都不懂这个词的含意。你所有的东西都已打包,一小时之内,彼得会送你去机场。你得跟克拉拉和克劳德一块去旅行,那家里可能有一块地方容纳你。但假如你不愿意这个安排,我也不怀疑我这些朋友中能有一两个人愿意接纳你。”神情恍惚地,凯蒂亚转身去看其他的人。

  他们忙着躲避她的眼睛。男爵是他们的朋友,她只是他的情妇,他们在这一点上接纳她。没有了他的庇护,她什么也不是。一会功夫她就知道了这个事实,也就接受了这个事实,她头昂得高高的,离开了他们所有的人,在内心深处她已计划好了她的复仇。她要报复这黑发女人。

  她仍旧如此安详地躺在榻上,男爵用温存亲昵地爱抚摸着她的脸、她的脖子。

  卡桑德拉醒过来一看,舞厅里一个人也没有,就她团身躺在榻上。她爬起身,匆匆忙忙逃也似地向门外跑去,她的心砰砰直跳。

  大厅外面一片寂静,甚至连佣人的脚步声也听不到。卡桑德拉突然确定,她就是这栋房子唯一的一个人了。这又是个诡计,她恐怖地想到。男爵是想要看看她到底有多么想跟他待在一起、她准备作出怎样的努力。他和凯蒂亚已经分道扬镳,曲终人散了。她泣了一声,她那两条疲力竭的腿勉强支撑着她。慢慢地,她瘫坐到地毯上,想知道她下一步将会怎样。

  她拥着膝坐着,赤着身体,心惊跳地。男爵找到了她。他 不经心地看了她好一会儿,欣赏着她脖颐和她微微耸出的房、纤细雅致的曲线。她受过了教育,使得这条曲线更完美成。他叫她名字,她猛地转过脸来,眼睛由于松了口气,亮了起来。

  “我以为你已经走了!”她大声地说。

  “走到哪里去?”

  “我不知道,我以为你和凯蒂亚可能去了奥地利,去接孩子们。”

  “不会的。但是,凯蒂亚已经离开了。她再不会回到这所房子里来了。她也不可能再进入我的家。这事结束了,卡桑德拉,你已经赢了。胜利的滋味怎么样?”卡桑德拉抬起头,他眼里的赞赏的表情增加了她的信心。

  “感觉很好,虽然我从未真正知道比赛的规则是什么。”这次他笑了“当然,你不会知道的,规则由我定,是我的秘密。我们得打点行装了。我决定去洛林,在那里和孩子们会合。”卡桑德拉站了起来,一点没有意识到自己是赤身体的。

  “我非赢不可,我答应她们,等她们假期结束,我还能待在这儿。”

  “当然,当然,”他开心地回答“我知道那是你的全部动机。但在我们走之前,我必须再跟你做一次爱,让你肯定你现在是我的了。”她把手伸给他,让他领着她上楼去。几个小时之前,凯蒂亚在那里穿上紫黑色长裙,着意修饰自己。他让他躺在上面,一面用热吻盖住她的身体,一面自己的衣服。

  他在她身边躺下,一把将她拉到自己身上,她的着他的口,她的肚子着他的。他伸手去摸她的背脊、她的股。他又伸出手指去摩擦她的户,得外漉漉一片。他的手指在沟里勾来勾去,直到勾住了那块滑溜溜的蒂,那块蕾已经激动地肿起来。

  她扭动着股,他的手指合着她扭动的节拍。她感到热,他的嘴叼住了她的一只子,他的嘴颤抖着。他的手指娴熟地旋转着,使得她体内越来越,她动得越来越快,激动地发出似猫的叫声。

  最后细小的电开始冲击她的全身,她的脚趾翘了起来。男爵滑动他的手指到蒂的部,这种触摸总是触发她的发作,这次也不例外。这是如此甜蜜的爆发,因为这次他是跟她做,而不是进行耐力实验。

  他发现她的小猫叫声耐不住地激动,在她的激动快要减退时,他把她拉下来抵住他极度起的茎,戳了进去,然后把她的股推上拉下,依然照他乐意的节律。慢慢地他的怕是快发作了。在这当口,他是拒绝不了她任何要末了。

  为让他喜欢和让她发挥惊讶的奇异功能,他们激动不已地发作起来,他们相拥着在大上翻滚,像一对倾心相爱的情侣一样,沈浸在他们媾的搐里。

  卡桑德拉立刻睡着了。男爵却没有,他仍然抱着她,听着她稳定、轻柔的呼吸。他心里在想,将来他俩将把握住什么,他们的关系能维持多久,让他永远结束寻找体和感官刺

  最终,知道这力量的平衡终于将再次改变,他懊悔地唤醒她“卡桑德拉,睁开你的眼睛,是收给行装的时候了,我的飞机在等着咧!”她睡眼蒙地看着他,希望她能告诉他,她有多么爱他。但她是足够聪明的,她知道一定不能跟他提到这个词,要不他们的关系就将结束了。

  “你是说我们将去法国?”她问他,他和她已经坐进了黑的发亮的“戴姆莱厄”后座上。它的窗户是遮闭的,外面一点看不到里面的情形。

  “我在洛林有栋别墅,我打算去重新开发它。你可以帮助我再使它像样子,然后我们可以在那里大排盛宴。周围的人都很友好,我相信你将会很快觉得像是在家里一样。”

  “我相信我会的,”她沈着地说。

  他用手指托着她的下巴,抬起她的脸,这样他可以看见那两只宁静的眼睛,黑亮黑亮的,激动起来如此美得灼人。

  “游戏又开始了,心肝,”他小声地说,不管她怎样想。她的脊背一阵激动的颤抖。

  (全文终)
( ← ) 上一章   黑蕾丝之卡桑德拉的炼狱   下一章 ( 没有了 )
黑蕾丝之情网黑蕾丝之帕尔黑蕾丝之体热黑蕾丝之猎艳黑蕾丝之珠宝黑蕾丝之狂想我在保险公司幸福家庭俱乐寒潭鹤影出轨之母三部铁汉娇娃(爱
读者小说网为您提供由菲莉卡·艾琳最新创作的免费热门小说《黑蕾丝之卡桑德拉的炼狱》第二十一章 游戏又开始了及黑蕾丝之卡桑德拉的炼狱最新章节第二十一章 游戏又开始了-全文在线阅读,《黑蕾丝之卡桑德拉的炼狱(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黑蕾丝之卡桑德拉的炼狱的免费热门小说,请关注读者小说网(www.duz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