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蕾丝之情网》第十五章我们的秘密全文完及《黑蕾丝之情网》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读者小说网
读者小说网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小说排行榜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短篇文学 重返洪荒 官道无疆 全本小说
九星天辰诀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罪恶之城 官路红颜 雄霸蛮荒 苍穹龙骑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神武八荒 主宰之王 女人如烟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读者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黑蕾丝之情网  作者:苏菲·丹森 书号:48479  时间:2019/5/15  字数:5769 
上一章   第十五章 我们的秘密(全文完)    下一章 ( 没有了 )
  自从十六岁生日买的那辆小摩托车坏了以后,玛沙。伊莎贝尔。克莱尔。麦克莱恩就再也没有骑过摩托车。以前骑的那辆车像自行车似的很轻,操作起来一点儿都不难。她非常怀疑还能启动这辆车,然而这是一个逃跑的机会呀!骑士为什么把铜匙留在发火装置上呢?是不是一个残忍的饵?她什么都没想。向后瞥了一眼,心也在往下沈,因为骑士像块冷酷、迟钝的冰川在小巷处出现了。

  玛沙惊慌地抓住扶手,使劲摇动,车子终于颠皱上路了。她笨手笨脚地踢开支撑架,车子沈甸甸的,往一边急剧地倾斜,玛沙费劲地紧握车子,一不小心往一边斜一点点的话,那就是车倒人翻的结局了。

  她坐上车,按了一下点火开关。车子轰动起来。车子的马力大得令人恐怖,像一头猛狮在狂吼。玛沙深深地口气,控制离合器,开到第一档,打开节阀。

  马达“劈啪”一响,那辆哈雷震动着向前冲。玛沙没有向死亡屈服,她紧握把手,让车子沿着空的街道朝着充朝气的正常的自由的交通路口奔去。

  她慢慢地转弯,拐弯处像一堵墙似的,出了弯道,冲上大马路,置身于午间交通的喧闹声中。

  继绩开吧!不要胡思想!定到第三档,玛沙感到轻松多了。就是这样!她渐渐地懂得了驾驶摩托车的窍门。两腿间的马力令人陶醉,一种心醉神的快遍布她的全身。她不应该过于自信,然而,自由啦!地想笑,想叫、想随心所地打开节阀,骑吧!骑吧!骑吧!

  摩托车“咳咳”两声,引擎熄火了。车子慢下来时,玛沙一边掌握着沈甸甸的车子,那巨大的黑色铁车箱像一只庞大的黑蝙蝠的影子赫然出现在她的眼前。玛沙极力调转渐渐慢下又沈甸甸的哈雷摩托车,但是一切都太迟了。她模模糊糊地看到几个黑影同时围过来,抓住她的领背,强迫她朝那辆行李车的背面走去。

  当玛沙被推进黑暗铁笼时,一幅图像闪现在眼前,就是镶在车箱侧面的标志图像。

  黑漆漆底板上一块钢制“欧密茄”

  -----

  到处是一片漆暗,黑得伸手不见五指。但是黑暗中有人声,像受伤的蝴蝶振动羽翼似的窃窃私语声弥漫在玛沙的脑海中。她睡着了。突然记起:店铺、摩托车及行李车。这里温和柔软,她又睡过去了。

  她挣扎着想坐起来,却感到非常眼花,一只强而有力的手迫使她又躺在柔和光滑的绸被上。

  “这是那儿?”

  “玛沙,你和朋友们在一起。”

  “朋友,我不懂。”

  “你与欧密茄在一起。”

  她感到右臂上一阵针刺般疼痛,渐渐地又失去了知觉;只有那些幻影,像黑色天使聚在周围,唱着赞歌,祝她长久地安息。这是一种崭新的黑暗,不是眼前那种没有灯光,关上门的自然黑暗。而是一种人为的黑暗。尽管眼皮像着东西似的沈重,却感到非常舒适。地想抬起手擦擦眼睛,手立刻被住!她明白自己的手被一丝带绑在椅背上。的双臂感到特别凉,几乎有些冷。她胆颤心惊地明白自己被光。

  “玛沙,挣扎是没有用的。拿掉眼罩物是不可能的。因为你手腕上的绳子绑得很结实。”语调柔和、甜密又带有一点点威胁。

  “为什么我在这里?你们要我做什么?”

  沈默就是答案。

  “为什么不告诉我你们要做什么?我为什么要受这般惩罚?如果你们要的是钱,我可以给你们。”一阵轻快的笑声在房间里响起,因为这里除了她和那魔王之外,还有其他的人。

  “玛沙,你被选中了。难道你的记这般差劲以致忘掉了欧密加的指示吗?玛沙,有的时候,你不是一个顺从的人,这就惹得欧密茄不高兴啦。”玛沙又气又怕,顿时热泪夺眶而出。为了不让人看出她的失态,她让泪水悄悄渗进恐蒲壅治锢铩?

  “为什么我应该顺从这个欧密茄?”

  “玛沙,因为欧密茄爱你,只有欧密茄的爱才是真诚的爱。”

  “这是一种奇怪的爱,一种寻求羞辱和堕落的爱。”又一个极富权威又是温柔、甜密的声音。

  “玛沙,你错了!那是寻找融为一体的爱,那是通过心甘情愿的驯服和抑制来训练感官获得全新的的爱。”一阵沈默。她几乎可以听到那人的呼吸声,就在很近的地方。也许她搞错了;眼罩物使她辨不清方向,她毫无对策。能够辨得出这些声音吗?一种奇怪的共鸣改变了本来的语音,彷佛他们是在一个又深又黑的地中跟她说话。多多少少有点熟悉,或什么也辨不出,玛沙没法肯定。假使那些声音是她怀疑的那些人,她又能知道些什么呢?…她的疑虑越来越大,再也不是“可能”、“或许”了。

  “玛沙,你怕黑吗?”

  第三种声音柔滑、温柔和,让她感到寒气人又兴奋万分。她极力想探明这声音从哪里来,但是眼罩物隔绝了所有的光线,她确实有些不知所措。她试着动一动,手却结结实实地捆在摇摇晃晃的木椅背上。

  “玛沙,回答我。”甜密的语音中夹杂着一丝丝的恐吓。

  “我不知道。”

  她口乾舌燥,心跳加剧。为什么这一切都发生在她身上呢?玛沙的思绪又飞到几个星期以前的生活。那时候,阳光灿烂,她则无忧虑、天真无地躺在苹果树下的草丛中,度过了一个又一个下午,亚历克斯跪在她的两腿间,用暖融融、润润的舌头着大腿内侧,无止无休地让她乾着急,最终不得不让他的尖尖在她那丰间畅快地滑行。

  一切都显得那么遥远,就像是孩子们想像出来的游戏一般。在贪方面,玛沙真的纯洁无吗?在舒适的爱之中,她真的清白如玉、沾沾自喜,信心十足吗?此刻,面临的现实就是黑暗。

  玛沙心跳加剧,头不顾一切地变硬。最近几个星期以来,担心害怕终与她为伍;没有感的香料变得刺少,索然无味。两腿间有一种微弱的问心无愧的快悸动。她感到卑鄙可;似乎又是那种恐惧和辱突然间赋与她生命,使她时时刻刻警惕每一种声音,每一种感觉。她呼吸急促,想跑却又不知往那儿跑,况且又无法挣脱束缚,获得自由。

  她真想跑吗?

  “玛沙,欧密茄选择了你,为什么要反抗呢?”一阵沈默。又是那个声音,那个奇特的声音,低沈、感、非人格,非现实,非人的声音。

  “玛沙,怕黑吗?你必须回答我!”

  “我…我怕。”

  “向我讲述你的恐惧,我要感受一下。”

  玛沙选词择句,却只找到一些画面。

  “半夜里,一条污秽的小巷;薄雾;一只手搭在我的肩上。另一只手拉我的衣服,从我身上把衣服扯了下来,我正准备呼叫。附近有人,他们会帮我的。但是我没有叫出声。手,强壮、冷酷、无情的手。我非常,非常害怕。”

  “玛沙,你还看到了什么?感受到了什么?”

  “一只手把我的紧身头往下拉,我…我看不到他的脸,但我感到他的手指沿着我的肚子滑动,然后滑过了我的部。我怕他,但又非常需要他!道变得热呼呼, 的。”玛沙几乎不相信这些话出自自己之口;然而脑海中的画面又是栩栩如生,她也就几乎相信一切都是真的。或许他们麻醉了自己,在白兰地酒里放了些东西,并强迫她喝下去。为什么她甚至感觉到了那些手。

  手,实实在在的手,强壮、训练有素的手。手指在体上滑动,她第一次清楚地意识到自己本能地分开双脚,恳求那末见面的手行要做之事。她羞得面红耳赤,然而为了获得那看不见、摸不着的快乐或痛苦,又不知羞地分开双腿,敞开体。

  一个手指沿着大腿内侧蜿蜒而上,落进之间小沟沟里面,当它轻柔地着女人的感中心时,玛沙喜不自胜,竟然不自觉地呻起来。

  “玛沙,欧密茄知道你是一名与生俱来的高级女,你会忠实地履行我们的意愿。你已向我们显示了你堕落的深渊。现在,你是我们当中的一员,我们要把黑暗的快乐及快乐的黑暗教会你。”眼罩物从玛沙的眼睛上摘下,她在橙黄的烛光中眨眨眼,朝下一看:一个戴着面具的体女人跪在她的两腿之间。她努力逃避残酷的不可饶恕的爱抚,但那腥红的指甲正沿着大腿的内侧,探索那个美妙的沟。嫌恶与情并存,玛沙开始情不自地呻

  此时,女人的嘴折磨她,细腻地物咬着她那丰、突头,沈着的由房、臂部、肚子组成的女曲线绘制出一条微光闪亮的唾轨迹。玛沙努力挣脱束缚,然而别无出路。她必须在折磨者恩准之前,忍受这种缓慢、奇妙的折磨。熟练、刻意的没没完没了地逗她的外。也只有女人才知道什么样 不可宣的美妙的爱抚最能催开女之花。舌头像一只蜥 一样咻地滑进道之中,那女人贪婪地玛沙的蒂。

  她是个残忍的情人。她乐不可支地使用专横的手以求获得体的享乐。看到玛沙的腿绷得紧紧的,正在接情,她极为足的笑了起来。

  玛沙在快活的叫喊声中,抵达了兴奋的顶峰,这是殉难者在体毁灭之时瞥见天堂的叫喊。玛沙倒在椅子上,头向前奄拉着,呼吸变得刺耳,重。

  “玛沙,抬头看看谁来看你啦!”

  玛沙慢慢地艰难地抬起头,注视着摇曳不定的烛光之外的黑暗。

  渐渐地她的眼睛适应了昏暗的光线,也看清了被囚的地方:这是一间筒形拱顶酒窖,可能是在公寓大厦底下,抑或是在乡村房屋下面。她认清或是猜到这是格伦沃尔德和贝克公司举行年度聚舞会的房子,在那暖烘烘的地板上,她和亚历克斯曾有过漫不经心的行为。这个地方始终是隐蔽在地底下,此时,没有灯光,没有音乐,没有随着打击节拍旋转、面笑容的跳舞者。现在玛沙是在一个又冷又黑的地方,大概在几百年前,这个地方好像被那些待的乡绅的疯狂太太和途女士用来作为折磨人的地方。

  藏在阴影中的影子越来越模糊,玛沙驾奇地发现了十二个赤身体的男男女女的模糊身影慢慢从黑暗中移出。朝她走来。他们直的公头和坚硬的头表达了罩着面具的脸孔所不能表达的情

  “我们是欧密茄!”低低的声音在空中弥漫,碰到光秃秃的石头墙又发出低低的回响。

  “欧密茄是什么东西?”

  “欧密茄是权力和享乐,痛苦和望;欧密茄是顺从和自由。”一个沈而壮的声音过其他的声音,那是骑士综合电子的男低音。他从阴影中出来,仍然穿着皮服。但那紧身皮肤的拉链是开着的,茎在橙黄的烛光中含苞待放。

  “玛沙,你就是欧密茄。”

  “不,”她尖叫着,在束缚中挣扎。但她心里明白她的确如此。当手举起松开面罩,扔掷一旁时,她惊喜地注视着。

  “现在你认识我了吧?”

  玛沙看着那个仍然跪在双腿前的女人?珍妮。罗伯逊冷酷、微笑的眼睛;由于刚才那残忍的惑,那对红依然漉漉的。

  “你不认识我啦?”

  她一个一个地看着,每一个发现,每一个事实真相伴随着更大的恐惧和理解。

  斯坦纳伯。迈尔斯及其一本正经的子梅琳此时都一丝不挂、泰然自若地站在她面前;乔恩。达西尔凡和盖里。马丁。半打以上的人来自格伦沃尔德和贝克公司,有些她几乎不认识。有些是她不信任的人,因为她知道他们看不起她。其他人她认识且很信任。

  还有索尼娅!

  可怜 腆的索尼娅,一丝不挂,泰然自若地朝她伸开双臂,她刚找的工作不是个巧合。

  “欧密茄爱你,”骑士拖长语调;“现在你应该报答那种爱。”他举起手拿掉头盔,转过身面对着玛沙。

  “玛沙,听候欧密茄的吩咐,只会使你感到快乐。”

  “理查德!”

  他避开她诧异的目光,看了她一会儿就低下头,侧身走开。玛沙看见且了解他的孤独无援的表白。他颈上戴的那条钉饰项 上系了一绳子,绳子的另一端被梅琳。斯坦纳伯。迈尔斯控制着,当她使劲拉着绳子时,眼中放出领主似的光芒。

  此时,手在玛沙的体上摸着,舌头着她的头、腿和温香的。僵硬的公头钻入她的手、嘴、又紧贴着它的房。

  玛沙响应了望的呼唤:拥抱黑暗,愉快地接黑暗。

  玛沙躺在上,仍然昏昏沈沈地陶醉在爱的尾声之中。夕阳的馀辉抚摸她的体,使人认识到还有一个理性世界的存在。

  金色的阳光爱抚她的体,衬托出右房的褐色皮肤上的微微银光。一个银环,穿过头肌的银环,银环上吊挂一个很小,小的银的标志。欧密茄的标志!

  -----

  “玛沙,你表现不错。你同赫雷。尼德梅耶签订的密约须保证大家在格伦沃尔德和贝克公司有一个美好的未来。”斯坦纳伯。迈尔斯放下文件夹,手指叉地放在膝盖上。

  现在,巴克斯特先生有些棘手。我认为当前最重要的事是我们应该力劝他改变思维方式,使之变为我们的思维方式。他对组织的前途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玛沙笑了。

  “我开始处理这件事,我认为我们不会对巴克斯特先生丧失信心。”她拿起盒子,离开董事长的办公室,朝电梯走去。楼下,理查德穿着新制服,坐在她那辆黑色闪亮的Merceeles车内等候。等着去她吩咐的任何地方,去她得会去的任何地方。

  那个头红发、绿宝石般的眼睛的女人坐在电脑显示屏前,掀着键盘。

  指令?

  欧密茄。

  玛沙,你开网,给谁留言?

  她按着键,嘴角洋溢着淡淡的笑意。

  给格莱格。巴克斯特留言。通道编号34518。

  留言吗?

  格莱格。不要自欺欺人啦!你的秘密也就是我们的秘密。我们确实知道你的所作所为。欧密茄知道一切。

  (全文完)
( ← ) 上一章   黑蕾丝之情网   下一章 ( 没有了 )
黑蕾丝之帕尔黑蕾丝之体热黑蕾丝之猎艳黑蕾丝之珠宝黑蕾丝之狂想我在保险公司幸福家庭俱乐寒潭鹤影出轨之母三部铁汉娇娃(爱吾妻的特殊外
读者小说网为您提供由苏菲·丹森最新创作的免费热门小说《黑蕾丝之情网》第十五章 我们的秘密-全及黑蕾丝之情网最新章节第十五章 我们的秘密-全文完在线阅读,《黑蕾丝之情网(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黑蕾丝之情网的免费热门小说,请关注读者小说网(www.duz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