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蕾丝之猎艳》第十八章大爱魔全文完及《黑蕾丝之猎艳》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读者小说网
读者小说网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小说排行榜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短篇文学 重返洪荒 官道无疆 全本小说
九星天辰诀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罪恶之城 官路红颜 雄霸蛮荒 苍穹龙骑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神武八荒 主宰之王 女人如烟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读者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黑蕾丝之猎艳  作者:苏菲·丹森 书号:48465  时间:2019/5/14  字数:8662 
上一章   第十八章 大爱魔(全文完)    下一章 ( 没有了 )
  医生们竭尽全力终未能挽救表兄理查德的性命,一切都太迟了。从那以后,欧玲雅就对毒蛇有着一种病态的恐惧感。

  现在,她在这儿,将一只毒蛇的蛇体绕在她的手臂上。

  “让它抚摸你,欧玲雅。它想探索你,想闻闻你。”

  她知道自己必须服从命令。但是该怎么办?她怎么能够忍受毒蛇亲吻带给他的恐惧?很快,父亲的身影映入她的脑海。他的父亲微笑着将强有力的手臂放在她的肩头,抚慰她。

  “你能做一切,欧玲雅。任何事情——只要你相信自己,因为我信任你。”

  她不为之一震,接着轻松地抓起毒蛇,蛇身便绕在她的胳膊上。她把胳膊靠近自己身体,蛇头开始懒散地探索她全身。它的滑软、滑腻的头抚摩着她的腹部,接着向上移动触摸她丰房。她每时每刻都期待着蛇吐出它有毒的舌头,给她致命的一吻。

  但是这条蛇看起来心满意足,懒洋洋的,或许它根本就不想伤害她。

  渐渐地,欧玲雅开始感到蛇身触着她的皮肤使她有一种异样的冲动。眼镜蛇看起来是那么富有挑逗,就像一个情人一样颇有兴趣地探索着伙伴的身体。它的温暖、干燥的头滑溜溜地碰着欧玲雅的皮肤时,她第一次感到一种被唤起的激动。

  就在她胡思想之时,感到有种东西在触摸她的部。一只手?但是有点糙。那是一只戴着皮手套的手,极有节奏地,也有些机械地抚摩她的。然而却是那么那么地令她舒心。她无论如何也想像不出自己在这么一个怪异的、充了危险的环境中,竟能享受到如此让人心旌神摇的快乐;她感到腹部紧绷,两腿间起来。

  “感受毒蛇对你的爱,欧玲雅。接受它在你的腹部、房和脖颈上的吻。”

  “是,”欧玲雅气吁吁,那只戴着手套的手离开了她的部,手指开始伸进她的道。“啊,是的。”

  “感受蛇头伸进你的身体。”说话间,手指已经探入她的道口,感觉是那么美妙,很快她就确信是毒蛇的头在她的两腿间,和她做。爱是多么伟大而又危险。没有任何东西能像爱和死一样息息相连。

  蛇头轻轻地、富有节奏感地抚摩着欧玲雅的房,她有些神魂颠倒,一种安逸的想法开始渗入她的潜意识:或许组织根本不想伤害她,而只是吓唬她,来考验她的忍耐力。但是如果他们不小心将她杀了,他们将如何处理尸体呢,人们一定会提出质疑。不——蛇是安全的,毫无疑问,它的毒牙被拔掉了。她曾听说过在动物园或者马戏表演中,人们常拔掉蛇的毒牙。她心甘情愿地让蛇抚摸她的身体,并且乐不思蜀。

  带着手套的手指从她的道进进出出,蛇头依旧富有节奏感地抚摸她的房,并不时地玩头。她已经陶醉得魂游体外;早忘记了羞——她知道有那么多的男人正在巴黎的一间阴暗的地下室中观看她。

  她能够忍受这一切,并一定能够克服。

  正当情高亢时,手指从她的身体中出。她发出一声尚不尽兴的呻,换来的却是一片尖锐的嘲笑声。

  “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你的,欧玲雅。还远远不够,你还要进一步证明你的能力。”

  一只有力的手臂将毒蛇从她身上拿走,没有了温暖蛇身的触摸,她顿时感到失落,感到孤独,浑身冰凉而栗栗发抖。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也着她贪婪的蒂,她情不自地将一只手放在腹部,接着慢慢地向两腿之间柔软的部位滑去。

  “不行!绝对不允许这样!”

  鞭子打在她的后背,一只手臂暴地拽开她的手,并将她的手臂向后反扭起来。出乎意料的疼痛使她屈服了。

  “得到允许才能那样做,明白吗?”

  “我…是,我明白。”

  “你是什么,欧玲雅?”

  “我…不知道。”

  “你是我的奴隶。你不是东西,从现在起,你要叫我主人,我要像对待奴隶一样使唤你。清楚了吗?”

  “清楚了,主人。”

  欧玲雅默默地站在她的主人眼前,透过厚厚的蒙布,她看不见他,于是,她低下头,一副听从受命的样子。

  “你怕痛吗,欧玲雅,我的奴隶?”

  “不怕,主人,”欧玲雅斩钉截铁地说。“我什么都不怕。”

  “你撒谎,”鲁的手指狠狠地捏她的头,她诧异地发出了一声轻轻地哀叫声。“在这个地球上,没有人不怕痛。”他停了一会“但是我们中的一些人却它,并理解和巧妙运用它,直到最终它变成快乐。”

  “是的,主人。”

  “得到允许才能说话。”一巴掌轻轻打在欧玲雅的脸颊上,她沉默不语了。

  “现在我准备取掉你的蒙布,奴隶。不要逃跑,否则严加惩罚。今天剩下的时间,你要侍奉我和我的那些朋友,明白吗?”

  “明白,主人。”

  戴着手套的手笨拙地解开蒙布上的结,然后把丝巾从欧玲雅眼睛上移开。突然见到光亮,欧玲雅极不适应地眨眨眼睛。

  房间并不像她最初想像的是一间古老教堂的地下室,而是红灯区的一片废墟。低矮的拱形屋顶和蜡蠋、手电筒发出的摇曳不定的光,使她恐惧不安,她仿佛置身于一个充了哥德式气氛的地方。一个个坟堆和墓碑掩映在断石残垣中,天花板上的古怪人形冲着她龇牙咧嘴。

  房间里有四个男人,全都睑戴面具,身穿紧身皮衣——让她感到既威严又深感不安。他们围坐在一个中世纪古墓的四周,墓顶平坦得像是一个餐桌,上面摆杯盘,像在举行宴会。几个男人的隐匿身份深深怒了欧玲雅,一反怯懦,她不顾主人的命令开口发话了:“你们干嘛不出脸来,因为我认识你们,还是你们怕被人发现?”

  一细细的手杖,像是一条鞭子,在欧玲雅的肩胛骨上,她痛得大叫起来。

  “我告诉你,奴隶——闭嘴!”

  “是,主人。”

  “下不为例。你现在是我的奴隶,得到我的允许才能说话。”

  “我明白了,主人。”

  那个将她带到此地的家伙上上下下打量她一番,然后干笑一声。

  “不,我怒气冲冲的小姐,你不认识我们——我们中的任何一个人。

  我们以前从没见过,以后也不会再相见。命中注定,我们只有一面之缘——但我相信,也是最令人难忘的一次见面。”他用戴着手套的手抚摸着欧玲雅背上红红的鞭痕“你不认为这点疼痛只是增加些佐料而已吗?”

  没等欧玲雅回答,他已转过身去:“我们之间有着一种隐秘的,超乎人的爱,我亲爱的奴隶。不久你就会理解一条实质的真理:望是一种匿名的,纯洁的需要,是在不断地发展和变化的。认识和自己做的伙伴并不是至关重要的;人们所做所为都是缘于望本身。”

  他走回餐桌,继续向另外三个一直沉默地坐在餐桌旁的家伙发表他的见解:

  “对生命的渴望就是一种望,奴隶。望对我们大家来说则是一种更深切、更微妙的渴望。只不过我们都有一挥之不去的忍耐。即使我们的得到足,我们对的渴望仍旧存在。最终,望和我们一同走进死亡,走进坟墓。就让我们来探索每一种渴望的极限,直至死神将我们所有的望掠夺,好吗?可爱的奴隶?”

  欧玲雅站着一言不发,这场关于死亡和望的演说使她大惑不解,深感不安。

  “你愿意去探索那种望吗,奴隶?”

  “愿意,主人。”

  “好极了。”主人拍手鼓掌在墓桌旁坐下。“我们需要提提神,奴隶。你会在那边地板上找到葡萄酒。拣一瓶来给我们斟上。”

  欧玲雅朝着主人手指的方向走去。前面一片漆黑,她屈身向前,蜘蛛网不时地挂住她的头发,她这才发现这儿是一块祭坛。

  祭坛的面积大概比一个小房间稍大一点儿,仅供容纳一个圣坛和三四个祭拜者。

  但看得出来此处已多年无人祭拜,尘土堆积成厚厚一层,祭坛也变成一堆朽木。

  欧玲雅战战兢兢地走入祭坛,一蜡蠋在祭坛后发出闪烁不定的光,她看见蜡蠋旁放着一个发白的东西。她拾起来,原来是一张卡片,上面写着:

  望是唯一至高无上的真理。敬拜望吧!

  她紧张地转过身,蓦然看见立在墙边的井然排列的葡萄酒瓶,便走过去拨开瓶,准备倒出一些。这些家伙竟然懂得在举行仪式前让酒换气,看来还文明!

  但是该挑哪一瓶呢?显然这也是一种考验。尽管欧玲雅颇得意于自己鉴别好酒的知识,但她又怎么能猜出主人的心思?他不是一再强调望的多变吗,如果她为他参谋,他也许会改变主意的。

  她浏览了一遍酒瓶。十二种不同的酒,没注商慓,但绝对是上等好酒。一些是多年陈酿;一些是才酿制甚至很劣。一种是密封很好的、暗红色葡萄酒,一种是散发着芳草香味的淡葡萄酒。

  最后,她选定了一瓶86冒顿别墅产的葡萄酒。拿起酒瓶,她离开令人骨悚然的祭坛,回到光线氤氲的房间。主人和他的朋友仍旧一动不动地坐着,静静地等待着她。

  她走进他们,将酒瓶递给主人。

  “你选了吗?”

  “选了。”

  “我相信,那对你是一个好的机会。你斟酒吧。”

  主人像鹰一般盯着欧玲雅将几滴稀有的体倒入他的水晶杯中。然后将酒杯对着光线,嗅了嗅后,尝了一口。欧玲雅屏气凝神,等着主人大发雷霆,因为她认为主人一定会对她的选择不满意。

  今她吃惊的是,主人放下杯子,点点头,示意她继续倒酒。

  “酒很不错。正味醇。”

  这句话让欧玲雅骄傲起来,她忽视了兴奋也应保持理智。当她为主人和他的客人斟酒时,不小心将一小滴出瓶口,滴到一个穿着皮的客人的腿上。

  客人不地大叫起来:“你这个粗心的心人,看做了些什么!”

  “对不起,实在抱歉!”

  “掉它,再一滴。”主人命令道。

  那个客人揪住欧玲雅的头,拖着她跪在地板上。她着葡萄酒的残迹,确信已经干净了。

  但是她完后,客人仍不满意,他要继续惩罚她。

  低下头,他拉开子上的拉链,掏出了他的物,接着拿起酒杯,故意将酒全部倒在上面,酒在丸上结起了水花,像是淡红色的水。

  “干每一滴,奴隶。”主人命令着。

  欧玲雅施尽全身的技巧着客人的尤物。她必须使他高兴起来,不再生气。

  他的尤物味道很好,葡萄酒的烈味和着他产生的味。她用舌头辨出他的体,滑腻带着一星点奇妙的碱味。恐惧和兴奋相左右着欧玲雅,她感到两腿之间一片。她突然希望客人将她按倒在地上或者桌上,骑在她身上,然后让他的硬物进入她的身体。

  令欧玲雅惊诧不已的是,几秒钟后,客人的丸突然变硬,在她的舌头上出一些白色的体来。一些到她的脸上,一些落在客人自己黑色的长上。

  很快,她发现几个男人都站起来,围在她的身边,一个个怒气冲冲。

  她的心一阵收缩,惊讶却夹杂着一丝兴奋。她本来不愿意去感受望,然而在这儿,在这个怪异又充恐怖的地芀,她所有的戒备都解除了,只有愿望,强烈的被人占有的望。这些望打垮她意志的防线。

  “看看你做的是什么,奴隶!”当她用夹杂着恐惧和兴奋的复杂的目光看着主人时,他怒斥道。

  “惩罚她,现在就惩罚她,”一个客人叫嚣着,抓住她的头发,让她痛苦地扭动着。

  “鞭笞她,还是用九尾猫?”

  他们轻松地将欧玲雅提起来,让她躬着身子趴在坟墓上,她顺从地低着头。

  第一下在身上时,她已经有了心理准备,痛得缩了一下。和抓着毒蛇将它靠近自己的部时的恐惧相似,忍受几下打又算得了什么。

  当打强度加剧,雨点般地落在欧玲雅身上时,她的思绪又回到瑞典一座山上,和拉斯在雪堆里做的情景。他们走出热气腾腾的浴室,浑身冒着蒸汽,就迳自跑到雪地里,倒在了松软的雪堆中。他们像烧着了一般。雪地的冰冷和她身体的火烫看起来是那么矛盾。

  正值季,明媚的阳光照着山,也愉愉地看着他俩在雪中滚成一团。呼呼气,健壮的滑雪教练已沉浸于这极端的快乐和不适中,欧玲雅却激动得无法呼吸。她的身体像是燃烧了一般,尽管她是那么冷,非常非常的冷。

  拉斯轻巧、熟练地进入她的身体,她忽然下身,渴望得到他。当他们和谐地融合在一起时,这种燃烧变得越来越盛,就像是一个炙人的火炉。终于,她忘记了寒冷,忘记了雪,忘记了不适,完全陶醉在这激动人心的、神奇的响乐中。

  现在,当九尾猫起起落落,打在她身上,产生一道道红色的痕印时,她感受到了类似的燃烧。一种进入心灵深处又向外辐的灼热,使她的每一神经末梢变得感起来。她的思绪混乱,不再去想反抗,她感觉着自己就像是在波涛翻滚的海中洗澡,带着一种复杂的激动之情。

  声音包围着她,编织成一张声音的网,她毫不在意。只有快乐是实实在在存在的;这片刻的快乐。

  突然又有一种新的激动——尖利而敏锐。霎那间,她简直还没有意识到是怎么回事。很快,她知道了是九尾猫的把柄滑进了她的两腿间,碰到她的感部位。她扭动着身子去接这个可爱的入侵者,当部轻轻悸动,达到一种兴奋的高时,她快乐地呻起来。

  快乐,最终的快乐。

  “就这样吧,可爱的奴隶。”

  欧玲雅试图挣脱,但是链子牢牢地拴着她,嵌在墓地古老的砖墙中的铁环将她吊起。

  “挣扎是徒劳的,亲爱的。链子很结实,我已经上了锁。”

  “但是…你们现在打算怎么处置我?”

  “什么处置,亲爱的?怎么,一切全结束了!我的工作完成了。”

  主人和他的客人熄灭蜡蠋和手电筒,转身走上了通到外面的台阶。

  “你们要去哪儿?”

  没有回音,只剩下一支蜡蠋发出微弱的光,照着昏暗的房间。终于,主人踏上最后一级台阶,最后一次朝欧玲雅转过身来:“我们必须面对恐惧,我亲爱的奴隶。利用它们;探索它们;享受它们。”

  他举起手熄灭了最后一支蜡蠋,将欧玲雅推入了黑暗之中。当沉重的房门“砰”地一声关上时,恐惧开始肆地啮咬她的心脏。他走了,只剩下她一个人。

  孤烛和恐惧在黑暗中陪伴着她。

  ----

  房间里又黑又冷;欧玲雅在听到黑暗中的某处,有夜虫在飞舞。她竭力镇定自己,安慰自己这一切仅是考验的一部分,但是身体中却不时地传来一个可怕的声音:他们为什么要把你留在这儿?他们把你遗忘了,让你呆在这个鬼地方去等死吗?

  时光流逝——她不知道自己失踪了多久。刺骨的寒气包裹着她,她浑身起皮疙瘩。她是那样孤单无助,甚至没有人知道她在这儿。难道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的自负和贪婪导致?难道这种痛苦一直要等到她死去并腐烂才能消失吗?

  泪水在她的眼眶打转,但是她没有让它滴落。欧玲雅从不哭泣,即使在这儿,在这个无人看见的地芀。

  一阵亮光突然照亮了她,面对提灯她简直无法适应自己的眼睛。

  “点亮蜡烛和手电筒。”一个极不熟悉的声音说着,欧玲雅不在希望和恐惧之间徘徊。是有人来营救他,还是有人来继续给他施加痛苦?难道是她的考验结束了?

  蜡烛点着,渐渐照亮了黑暗的房间。欧玲雅发现面前站了七个男人——身穿西装,打着领带,相貌普通的男人,好像他们要去参加商务会谈。

  欧玲雅认出了其中一个长官,是信使,但其他人都很陌生。

  “晚安,欧玲雅。”

  七个男人在她周围站成一个半圆。

  “你现在打算把我解下来吗?我的胳膊被吊得要节了。”

  “很好,很好。”

  “难道我…我已经令你们满意,通过了考验吗?”

  组织成员们微笑着点点头。

  “你表现很好,欧玲雅。我们被你的热情和才能深深打动。而且,面对危险和恐惧,不动声。例如,你对待眼镜蛇——最让人难忘。”

  “但是它并不危险。你们拔掉了它的毒牙,是吗?”

  “没有,欧玲雅小姐!是一条没有拔掉毒牙的眼镜蛇,当然,你不会再遇到这种情况。”

  欧玲雅不想呕吐,她当时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是如此接近死亡。

  “一个组织成员绝不惧怕危险,欧玲雅——我想你父亲教导过你。现在,亲爱的,在我们同意你进入组织前,你必须还要克服一个挑战。”

  “还有一个挑战?不是告诉我只需完成七次考验吗?”

  “我亲爱的欧玲雅,进入组织的程序是经过严密筹划的,相信你会理解。所有的候选人,在得到允许进入组织之前,不仅他们的技巧、勇气和忍耐力要令我们满意,他们还要有自我否定能力。”

  “这是你的任务,亲爱的。”长官解释着,走出一片阴影,将手轻轻地放在欧玲雅的房上。“我们要动用所有的技巧和才能刺你的身体。

  但是你,亲爱的,一定要忍受。如果你发出任何望的表示,你就要去死。

  你愿意吗?”

  欧玲雅的思绪又是一片混乱。这是怎么回事?她已经过关斩将,走了那么远,怎么还逃脱不了死亡的阴影?恐惧袭击着她。但是她知道,在这最后的磨炼中,她不能失败。世上没有回头路。

  “我愿意,”她回答道:“我不怕。”

  手伸到她的身上,指尖上带着火的手。这些手知道女人身上的任何一个角落,任何一条路线去起她的望。她无处可逃,她无力避开他们的抚摸。

  欧玲雅紧咬嘴,一声不吭,直至嘴咬出了血,她知道自己必须压抑住内心狂涌的望。但是望像决堤的洪水般泛滥,将她淹没,将她噬。

  那些话又一遍遍地在她脑际回:死亡或者自我否定,死亡或者自我否定。

  这样一种残酷的,无法选择的选择,突然,她明白自己应该做些什么。她睁开双眼,在蠋光摇曳的昏暗中,大声地叫起来:“死!如果死亡是对快乐的惩罚,那我选择死亡!我不愿意否认我的望!”

  顿时,男人们将手回,将手离开了她颤动的、充了渴望的身体。

  “在死之前让我快乐吧!我有权利要求快乐。”

  他们解开吊着她的铁环,将她放在了坟墓的平台上,他们的手、舌头和敏锐的手指又重新落到她身上,唤起了她的望。她无所顾忌地、大声地呻着、叫喊着。现在,她盼望着达到高时,快乐的望的高。她真正体会到了那个陌生人告诉她的话是正确的。

  望——匿名的、纯洁的望——全都在此时此地,在她身上发生了。很快,她就要承受贪的恶果,但是现在,望才是她真正的主宰。

  她完全沉浸于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报应的恐惧现在并不能阻上她。她只感到快乐。一种奇怪的方式,她战胜了恐惧。

  她四肢舒展地躺在坟墓顶上,躺了很久很久,她已经快乐地神魂颠倒了。接着,令她吃惊的是,她被轻轻地抬起,然后站在地上。周围发出一片笑声。

  长官第一个发言:“请接受我最衷心的祝贺,欧玲雅小姐。”

  “祝…什么意思?”

  “小姐,你还不明白你自己所做的重大决定。你看,小姐,一个真正的组织成员总是把望放在否定之前,即使受到死亡的惩罚。你的父亲为你感到骄傲,欧玲雅。”

  “你的意思是…?”

  “啊,小姐,你加入组织,成为组织中的一员。”

  坐在飞往伦敦的班机上,欧玲雅回顾着过去几天所发生的事情,不喜上眉梢。

  这是一个多事的星期,发生了她所期盼的一切。很快,她就会在希特斯罗着陆,乔希慕会在那儿接她。这是她生活恢复正常后所做的最快乐的选择。

  她不停地玩着戴在右手上的金色戒指:“大爱魔”组织象征的戒指。她又回忆起乔希慕赶赴伦敦举办他的首次大型画展前,跟她讲的最后几句话:“你教会了我许多东西,欧玲雅小姐。遇到你之前,我什么都不懂——只是一个调皮的男孩子。我觉得还要从你身上学到更多的东西。”

  当她想起乔希慕的这几句话时,不上漾起幸福的微笑。

  现在有“大爱魔”组织的引导,欧玲雅会教给乔希慕任何一个男人需要知道的知识。

  (全文完)
( ← ) 上一章   黑蕾丝之猎艳   下一章 ( 没有了 )
黑蕾丝之珠宝黑蕾丝之狂想我在保险公司幸福家庭俱乐寒潭鹤影出轨之母三部铁汉娇娃(爱吾妻的特殊外我的老婆是兄有妻大家尝金融乡趣
读者小说网为您提供由苏菲·丹森最新创作的免费热门小说《黑蕾丝之猎艳》第十八章 大爱魔-全文完及黑蕾丝之猎艳最新章节第十八章 大爱魔-全文完在线阅读,《黑蕾丝之猎艳(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黑蕾丝之猎艳的免费热门小说,请关注读者小说网(www.duz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