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情如故》163章破茧成蝶满堂欢大结局及《上海情如故》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读者小说网
读者小说网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小说排行榜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短篇文学 重返洪荒 官道无疆 全本小说
九星天辰诀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罪恶之城 官路红颜 雄霸蛮荒 苍穹龙骑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神武八荒 主宰之王 女人如烟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读者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上海情如故  作者:慕容歆儿 书号:48457  时间:2019/5/14  字数:7423 
上一章   163章 破茧成蝶满堂欢(大结局)    下一章 ( 没有了 )
  我惶恐又慌乱,已经完全失去了控制能力,心里头不知道要想什么,只希望突然出现一个人救下我,谁来救救我

  我躲不开,我也知道没办法躲开,索站在那里没有动,全身血都在沸腾这个世上有奇迹吗那一刻,我竟然相信奇迹。

  胳膊好似被人推了一下,我整个人往旁边倒去,重重地跌倒在地上,手掌磨在地上,硬生生的疼痛,还没有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只听“砰”的一声巨响。

  我全身仿佛僵硬了一般,心里怕到了极处,竟没有勇气抬头去看,肚子突然传来一阵剧痛,我抬手捂住肚子,宝宝,我的宝宝

  极度的恐惧和疼痛让我无法再支撑,模模糊糊睡了过去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意识逐渐清醒,周遭静的没有任何声音,好像有人抓着我的手,那是一种熟悉额感觉,是赵荆深的感觉,一瞬间,我觉得山崩地裂都平静了

  只要我没事,他没事,再大的事都不是事

  我费尽力气睁开眼,赵荆深见我醒来,急忙站起身,弓起身子看着我:“老婆,你终于醒了,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除了身体有点酸痛,倒也没什么大碍,我摇头:“我没事,你呢,你没事吧”

  “我没事,很好呢。”赵荆深抓着我的手贴在他脸上,眸中还隐隐出害怕:“老婆,你吓死我了。”

  “我有福星相照,不会有事的,老公你没事就好。”事情发生时,我以为是他回来推开了我,好在只是虚惊一场。

  “老婆,我们有宝宝了,已经一个多月了。”他笑着勾了勾我的鼻子:“你看你这个冒失鬼,有宝宝了都不知道,还好我记着。”

  “我们有宝宝了,太好了,那我刚才跌倒了,宝宝没事吧”真的有宝宝了,我们唯一的遗憾也填补了,老天真是待我不薄。

  “没事,宝宝很坚强。”

  我的手情不自的抚上肚子,轻轻抚了抚,虽然还未隆起,可总是觉得和以前不一样,是心里作用吧

  见他一直弓身站着,我握住他的手要起身:“我要起来。”

  赵荆深伸手来扶我,他坐到旁边,让我靠在他身上,生怕我着凉了,用被子把我紧紧裹住,我不有些想笑。

  他的双臂环过我的,覆盖在我手背上,下巴抵在我肩头,柔声说:“老婆,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

  “你呢”问这么傻的问题,是不是男人和者女人都喜欢问这个问题然而回答却是千层不变的

  “都喜欢,老婆给我生的孩子,丑八怪我也喜欢。”

  “丑八怪你是在说我丑吗”

  “没有。”

  “你这么帅,我这么萌,怎么会生个丑八怪”我这样自恋是不是不太好

  “那是男孩就像我这么帅,女孩就像你这么萌,要不生龙凤胎吧”

  “那可不是我说了算。”

  “是我说了算吗那我觉得,一定是龙凤胎。”

  我仰头看着他,捏了捏他的脸说:“臭美。”想到刚才发生的事情,我依旧心有余悸,问他:“刚才发生了什么事那辆车子是不是故意撞我的”

  赵荆深姣好的长眉逐渐拧起,口吻多了几分戾气:“我就该早些死她。”

  “是叶温言”就知道她不会散罢甘休,不曾想到,她这么狠我又问:“她被抓了吗”

  “她的车子和医院的救护车撞在一起了,她重伤,医生说重度昏,估计一时半会儿醒不来了,警方现在没办法介入调查。”

  “她何必”为什么非要那么极端如果她不想杀死我,就算被抓了,她也还活着,现在把自己成植物人,何苦

  “不说她了,说到她就想杀了她。”

  我忍不住“噗”的一声笑了出来,她都已经是植物人了,杀不杀有什么区别

  赵荆深侧过脸来咬我的耳朵:“老婆你笑我。”

  我反咬了他一口,问道:“之前发生事情的时候,好像有人推了我,是谁啊没什么事吧”

  赵荆深顿了顿,没有立即回答我。

  我抬头看着他,见他神色微变,我心里一紧,不自觉的又问了一遍:“是谁”

  赵荆深口吻带着一种说不出的情绪:“宋宇承。”

  宋宇承他他怎么会救我在那么紧要的关头,他居然会救我他不担心自己会出事吗我问道:“他怎么样”

  “有点严重,具体情况我也不知道,我一直陪着你,没有去了解那边的情况。”

  “那我过去看看他。”

  “你先休息,医生说你身体虚弱,不能太劳累。”

  “我只是去看看他,哪里会劳累了”

  “也不行,没有什么比你的身体更重要,而且,他刚刚手术完还没有醒,你去看他也没有用。”

  “好,我不去了,不去了好不好”

  “老婆最乖了。”赵荆深牢牢搂住我,陪我我聊天,聊宝宝,聊婚事,聊未来。

  到了黄昏,唐奕嘉,孟哲熙和父亲母亲一起来了医院,还带了许多好吃的饭菜,有了宝宝我心情好,胃口也好,吃了两大碗。

  吃完饭我们就坐在一起聊天,直到晚上九点多,宋宇承手术后清醒了,我们一起去看他。

  病房里有好几个人,何静秋,林若雅,还有一对夫妇,应该是宋宇承的亲生父母林枫和林霜,岁月褪去了他们当年的那一份狂傲和不恭,多了几分稳重与朴实

  没有人互相介绍,但每个人都好像很熟悉一样,知道谁是谁。

  林若雅本坐在边和宋宇承说话,见到我,她气冲冲的走了过去,伸手要推我,赵荆深手疾眼快拦住了她,她跺了跺脚:“你把我哥哥害成这个样子,你还有脸来,你还我哥哥。”

  “若雅,你别怪漫心。”坐在上的宋宇承说道:“漫心,你不用担心我,我没事。”

  “怎么就不怪她了如果不是她,你会没掉一条腿吗都是她这个害人

  “若雅”宋宇承口吻突然生硬起来:“你再胡闹,我要生气了。”

  林若雅咬着,恨恨的忘了我一眼,别过身去不再说话。

  我缓缓走上前,看着他苍白的脸色,心里涌起一股酸涩,目光从他身上一直往下移,移到用被子盖住的双腿上,他废了一条腿吗

  曾经怪过他,也很过他,可他因为我变成这个样子,我心里不可能一点感触都没有了,他用他的一条腿,保住了我和我孩子的命,这份恩情,我拿什么还

  不管他曾经做过多少对不起我的事情,因为这件事,我都不会再去计较,以后,我们还是好朋友。

  我咬了咬,轻声说:“谢谢你,宇承。”

  宋宇承微微笑了笑:“这是我欠你的。”

  我走到林枫林霜与何静秋面前,弯鞠了一躬:“宇承的事情我感到很抱歉,如果可以,我会尽我所能去弥补他。”

  林枫轻微摇了摇头:“罢了,都已经这样了,愿他早些好起来就是,你不用自责。”

  赵荆深怕我跌倒,走过来扶住我。

  林枫看着他,看了好一会儿才说:“你你是清琬的孩子”

  赵荆深低低应了一声:“是。”

  林枫欣慰的笑了笑:“总算是回来了。”

  我们聊了一会儿就分开了,我本是想回家,赵荆深不肯,非要我留在医院养胎,我也比较在意这个孩子,就听了他的话,留在了医院。

  在医院的一个星期,我每天都会点空过去看宋宇承,赵荆深会陪着我一起去,这一回,宋宇承救了他的老婆和孩子,他也不闹了,每天都乖乖的同我去陪他说话。

  出院以后,母亲叫我们商量一下婚事,现在孩子好小,赶紧把婚礼办了,不然肚子显了怀,还不知道要拖到什么时候。

  这天晚上,赵荆深搂着我说:“老婆,我想去一趟重庆,请外公外婆和舅舅来参加我们的婚礼,你说好不好”

  “好,我也一起去”

  “你怀着孩子不要跑,我去就可以了。”

  “不要嘛,我要一起去。”我紧紧抱住他:“我要跟老公在一起。”

  “上海到重庆好远呢,我担心你累着。”

  “医生说孕妇要多走动,而且,我们的宝宝很健康,不会有事的,老公,你带我一起去嘛”我抱着他撒娇,我也好想去看看她母亲的家乡,重庆是山城,是雾都,是一座很美的城市

  “好好好,带你一起去,不过我有条件。”

  “什么条件”跟我谈条件不是孕妇最大吗,他还跟我谈条件

  “必须什么都听我的。”

  “好。”

  赵荆深捧起我的脸,在我上吻了一下:“睡吧,明天跟伯父伯母商量一下就出发。”

  第二天早上,我们吃过早饭我们就去了孟家,母亲每次见到我,都嘱咐我要注意什么,多吃什么,吃什么,她简直比我还小心。

  赵荆深本要说去重庆的事情,不想父亲也有这个意思,先开口问了赵荆深的意见。

  父亲说他当年去过一次清琬阿姨家里,是怿琛伯父去世以后,他去重庆告诉外公外婆,清琬阿姨离世的消息,避免我们心里难过,父亲没有说的太详细。

  因为我和赵荆深都不知道外公外婆家里的地址,父亲就带我们去,但这么多年过去了,也不知道他们是否还住在那里。

  由于时间紧迫,我们没敢太耽搁,隔天就定了去重庆的机票,到达外公外婆所在的县城时,已经是下午六点多了,赵荆深担心我身体吃不消,就说先休息,明天再去。

  我们一起去吃了火锅,到酒店开好房间后,赵荆深要我呆在房间好好休息,可我想出去走走,我第一次来重庆,感觉很有新鲜感,想出去看一看,但我来之前答应了他要听他的话,也只好呆在房间。

  第二天一早,我们就去了外公外婆所住的小区,果不其然,他们已经不住在那里了,我们在街坊领居那里打听了一下,很快就打听到了。

  到了外公外婆家里,父亲敲响门的那一刻,我明显感到赵荆深的手在颤抖,不知道是激动还是痛心。

  开门的是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女孩子,见到陌生人,她回头去喊,想必这女孩是舅舅的女儿。

  紧接着,一位老人漫步蹒跚的走了过去,她的头发白了,背也驼了,脸上是皱纹了或许是年纪大了看不清,她并没有认出父亲,只是问我们:“你们找谁啊”

  父亲伸手扶住外婆的手:“您还记得我吗我是晨昕。”

  “晨昕,晨昕啊”外婆呢喃着,但明显没有想起来父亲是谁,只是拉着他往屋里走:“到屋里坐吧,我年纪大了也不记得了。”

  “您身体可还安好”

  “好,好呢,就是眼睛看不清,记也不好。”外婆说着,对着房间喊:“清辉,清辉啊,有客人来了,你出来。”

  我和赵荆深也进了屋,站在一旁不说话,我紧紧握住他的手,本是很值得高兴的一幕,我却莫名其妙的想哭。

  一位中年男人从房间里出来,看到父亲,他脚下的步伐顿住了,很是诧异:“晨昕”他把目光移到我和赵荆深身上,脸色顿然一边,震惊的望着我们,指着赵荆深问:“他他是谁”

  “他是你姐姐清琬的孩子。”

  “姐姐的孩子,就是当年丢失的那个孩子吗”舅舅大步走到赵荆深面前,握住他的双肩,确认说:“你真的是姐姐的孩子”

  “舅舅。”赵荆深沙哑的喊了一声。

  舅舅一下子就红了眼眶,不停的点头:“好,好,回来了好,回来了就好。”他一把抱住赵荆深,声音低沉的险些听不见:“这么些年,你外婆心里一直记挂着你,这下看到你,她总算可以安心了。”

  舅舅放开赵荆深,他缓缓朝外婆走去,蹲在外婆面前,握住她的手喊了一声:“外婆。”

  外婆单薄的身子微微一颤,看着他问:“你喊我什么”

  “外婆。”赵荆深又喊了一声。

  “你叫我外婆,你是我的外孙,是清琬的孩子清琬,清琬我的女儿”外婆喊着清琬阿姨的名字,眼泪突然就落了下来,滑过是皱纹的脸,落在衣服上,她紧紧抓着赵荆深的手:“回来了,终于回来了,外婆的好外孙,你终于回来了”

  “外婆”赵荆深话不成声,伸手抱住外婆。

  我走上前,从茶几上拿了纸巾帮外婆擦眼泪:“外婆,您不要难过,保重身体。”

  外婆转过头来看着我,只是静静地看着我。

  赵荆深担心外婆有所误会,就说:“外婆,漫心是我女朋友,我们就要结婚了,这次来,是想接大家去上海,参加我和漫心的婚礼。”

  外婆握住我的手,放在赵荆深手中,点头说:“好,好,结婚好,好孩子,外婆的好孩子。”

  这本是一场很欢乐的团圆,可我们都哭了,就连经历无数的父亲,也忍不住润了眼眶。

  好不容易稳定了大家的情绪,外公回来后,我们又哭了一场。

  舅舅出去买了菜,舅妈做午饭,我和赵荆深陪着外公外婆聊天,中午吃了一顿很欢乐的团圆饭。

  因为婚礼在即,我们不敢在重庆呆太久,玩了几天就回了上海,舅舅舅妈因为店里的事情走不开就没有去,外公外婆和表弟表妹跟我们一起到了上海,因为我们住的房子是栋小别墅,没有那么多空余房间,表弟和表妹就安排在了母亲那边住。

  父亲本来是计划回北京举办婚礼,但赵荆深不想让我折腾,就说在上海也一样,他希望,婚后我们一直在上海生活,住在他父母曾经住过的那个房子里。

  在我们去重庆期间,母亲和孟哲熙去了唐奕嘉家里商量了婚事,把江文彬夫妇也接到了上海,一下子多了许多人,真是要多热闹有多热闹。

  孟哲熙和唐奕嘉的婚礼,定在了我和赵荆深婚礼的同一天,母亲说,既然要办喜事,那就那双临门,同一天娶媳妇嫁女儿,孟家真是热闹了。

  我有孕在身,婚礼上的事情赵荆深不让我手,他担心我太累,连婚纱照也没有拍,说是宝宝生了再补我给爸妈打电话,问他们在哪里,要不要回来参加我的婚礼,他们恰好就在苏州,说一定人到礼到

  喜帖做好后,我亲自给宋宇承送了过去,看了他的伤势,除了一条腿没了之外,其他已没什么大碍,装了假肢后,基本能自由行走了。

  我不知道这个时候给他送喜帖对不对,但我真的把他当成朋友才给他,至于他去不去,就是他的事了。

  送完喜帖回去的路上,我遇上了陶冰然,许久不见,她消瘦了许多,好像过的并不是很好。我犹豫了一下,也递了一份喜帖给她,毕竟多年朋友一场,如果可以重新来过,未尝不可

  婚礼当天,我除了心的喜悦,更多的是激动和紧张,因为我有孕在身行动不是很方便,所以早早就去了婚礼现场。

  我化妆完毕,唐奕嘉还没有过来,我正有些无聊,赵荆深偷偷溜了进来。

  “你不在外面,跑进来做什么”

  “陪老婆。”赵荆深走到我面前,痴痴的望着我。

  “这样看着我做什么要吃人啊”

  “老婆,你好美啊”

  我提起婚纱转了一圈:“好不好看”

  赵荆深急忙伸手来抱我:“老婆小心点,别跌倒了。”

  我抬手搂住他的脖子:“老公,你也好帅。”

  赵荆深对我的夸赞很是享用,低下头来吻我,我没有避开,反而了上去,他含住我的瓣用力,我们顾不上场合,深深地吻在了一起。

  门口传来两声咳嗽声,很不协调的声音打断了我们的亲吻,我转头看过去,只见唐奕嘉笑着走进来:“你们两至于吗,天天腻在一起还不够啊,还缺这点时间。”

  我轻轻推了她一下:“去你的,这么晚才过来,还不叫化妆师过来化妆。”

  唐奕嘉走到镜子面前坐下:“我自己会化妆。”

  “小心化成小丑。”

  “乌鸦嘴。”

  “时间不早了,你倒是别不慌不忙的。”

  赵荆深扶着我坐到沙发上,陪着我聊天,直到外公外婆,妈妈和母亲进来后才出去。

  唐奕嘉化好妆,我们就坐在一起聊天,等待时间到来。

  因为是两家人的婚礼,宾客很多很多,热闹的不得了。

  我们的婚礼,是一场很豪华的婚礼,是我们经历千辛万苦换来的,是他许我的一世承诺,我将用一辈子去守候。

  婚礼场上,我看到很多熟悉的面孔,宋宇承,陶冰然,史凯曾经爱过也很过的人,希望以后,我们还是好朋友,而他们,也会找到属于自己的归宿

  换戒指后,牧师还没有说可以拥吻了,赵荆深就抱住我,迫不及待的吻上我,惹得宾客们哈哈大笑,羞得我脸颊一片绯红。 百度嫂索 上海情如故

  倒完香槟,我和唐奕嘉要抛手捧花,我们转过身去,一起把手捧花抛了出去,恰巧的是,我们两的手捧花都落在了宋宇承手上,我和唐奕嘉对视了一眼,都笑了。

  抛完手捧花本就结束了,不知是谁说了一句:“抛手捧花怎么没红包啊,给红包啊”

  一人这样说,其他人就跟着起哄,都说要红包,我们根本就没有准备红包,哪里有红包给,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

  我转身要撤,唐奕嘉见情况不好也要跑,不料踩到了我的婚纱,我一个不稳,整个人往前倾去,赵荆深见我要跌倒,慌忙伸手来抱我,我们一起倒在了地上,他给我当了垫子。

  唐奕嘉也没逃掉,和孟哲熙一起被人挤到了地上,他们还是不肯放过我们,都涌上来要红包,不然就嘿嘿嘿

  现场顿时成一团,却充了美好,欢笑,快乐,幸福

  赵荆深担心他们碰到我肚子,用身体护住我,从口袋里摸出一把红包洒了出去,低下头来吻住我。
( ← ) 上一章   上海情如故   下一章 ( 没有了 )
花样年华重生潜入梦极品仙医在都好色小姨超能高手在都终极护美我就是传奇回到都市当枭合租美女与美合租都市修仙高手
读者小说网为您提供由慕容歆儿最新创作的免费都市小说《上海情如故》163章 破茧成蝶满堂欢及上海情如故最新章节163章 破茧成蝶满堂欢-大结在线阅读,《上海情如故(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上海情如故的免费都市小说,请关注读者小说网(www.duz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