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团长我的团》第七十四章及《我的团长我的团》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读者小说网
读者小说网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小说排行榜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短篇文学 重返洪荒 官道无疆 全本小说
九星天辰诀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罪恶之城 官路红颜 雄霸蛮荒 苍穹龙骑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神武八荒 主宰之王 女人如烟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读者小说网 > 军事小说 > 我的团长我的团  作者:兰晓龙 书号:16502  时间:2017/5/22  字数:5803 
上一章   第七十四章     下一章 ( → )
  我:“傻呀。这都搞不懂。豆饼懂不懂?”

  豆饼忙骄傲地点着头:“懂啊我懂。”

  死啦死啦:“我没摸过炮啊。你装个我看看。”

  他是这样的谦虚而好学,以至我们任何一人都没去想过丫到底想干什么。

  我:“豆饼摸过炮呀?你丢了魂啦,团座。”

  炮弹是现成的,随着炮拉过来的一箱,刚才也被新兵蛋子一并搬在旁边。克虏伯手脚快得很,拿一发,往炮膛里一送,还没看清怎么回事他已经拉上了闩子。

  克虏伯:“这就好啦。现在一拉就打刚瞄的那点啦。”

  死啦死啦:“拉就打呀?”

  克虏伯:“嗯哪。”

  不辣:“退出来退出来。这破炮,老子不想看炸膛。”

  克虏伯深受其辱地,尽管有诸多不满意,但他已经爱上了这家务事:“那是绝不会的!”

  我:“退弹退弹。人多手杂。”

  然后我就看见一只手抓住了炮栓上那绳子,死啦死啦笑地看着我们。

  死啦死啦:“一、二、三。”

  龙:“干啥呀?”

  死啦死啦:“干这个。”

  然后他猛拉了炮栓。

  8、祭旗坡-阵地外//晴

  我们的那处窥视孔——现在的炮眼猛震了一下,把盖着做掩蔽的枝草都给冲得跳了起来,一发三七战防炮弹,经过死啦死啦的嘴和克虏伯的手,从炮眼里猛吐了出来,飞向对岸。

  西岸——和平了许久的军同样放松,没有人开,至今也没有人开,只有死啦死啦开了一炮——而死啦死啦开炮的时候半个小队的军正在自己的阵地之外。在何书光的手风琴伴奏和来自工事里自家人的乐器伴奏下拉着手圆舞。

  于是那发用来打坦克的炮弹径直钻进了死啦死啦指点的那丛枝草,克虏伯形容得没错,像钻豆腐一样,枝草下的小土丘立刻开始爆炸,那就不是一发小口径炮弹能做到的啦——那一炮似乎引爆了一个小型的弹药库。

  一片哑然。即使在我们数千人齐骂了一声“竹内连山,你妈巴羔子”之后,我们这边还要传出哄堂大笑,但这回是真正的两岸一片哑然。

  然后军阵地上的那半个小队哄的一声,顾头不顾腚地往工事里钻。

  9、祭旗坡-阵地外//晴

  我们在防炮里,连克虏伯地下巴都快要掉啦——我们正看着对岸军的最后一尊股拱进工事里。

  我们面面相觑。

  然后死啦死啦大叫起来:“防炮啊!快钻啊!”我们顿时就炸了窝啦。

  10、祭旗坡-阵地外//晴

  我们在战壕里推着擞着。钻着哄着,钻进这个掩体觉得不够踏实又跑进那个防炮。跑进一个防炮发现人太多啦又跑出来。

  死啦死啦是一早看好地方啦,找个子一钻,抱着狗不让出去。他冲着我们哈哈大笑。

  现在是没人有心去看横澜山啦,如果有人拿望远镜去看,就会看到悠哉游哉地何书光往地上一趴,然后头先脚后地拱进了那边的工事里。

  过一会那哥们又冲了出来,抢回他拉在外边的手风琴以及踢掉的两只鞋。

  我们在战壕里狼奔豕突,我终于觉得死啦死啦一直和我共用的防炮还算踏实,拉着郝兽医龙几个一起拱了进去。

  龙嚎着:“他干啥呀?他想什么?”

  我:“不知道!”

  然后我们蜷在那里,等待着第一轮炮击降临。

  我:“见过只有一门小口径直火炮的家伙向有整个炮群撑的对手开炮挑衅吗?”

  我气得对自己嚷嚷:“我算是长见识啦!”

  郝兽医:“嘛?”

  他已经必须嚎叫了,因为军的报复火力已经同时覆盖了横澜山和祭旗坡。

  11、祭旗坡-阵地外/暮/晴

  炮弹集着火在我们的阵地上打着鼓,横澜山还好点,我们的阵地可全是土挖的,最多支个木架子,很多坑道都被炸塌啦。新兵蛋子现在反而不鬼叫了,反正炮弹也砸下来了,他们得忙活着从坍土下边刨人。

  12、祭旗坡-阵地外/暮/晴

  我们蜷在这个最大号的防炮里,它同时兼为前沿指挥所和团座大人的住处,死啦死啦、狗、不辣、丧门星什么的也已经加入了我们。头顶上密得分不出来的炮声震得我们神经麻木,头顶上的土掉得下雨一样。豆饼戴了个过大地头盔,抖得打摆子一样,还想更安全一点,便一直举着一个小桌子。

  郝兽医就抱着死啦死啦和我的枕头被子,我想在他的糊涂心思里。这玩意也许能防住大口径炮弹。

  死啦死啦哈哈地笑。狗就着笑声汪汪地叫。

  死啦死啦:“美得你们美得你们!听听,听听!七零的!七五的!九零的!啊哈。这个怕是一二零的!克虏伯,这什么炮?”

  克虏伯在炮声中打着瞌睡,便晕晕抬起头:“一五零的。”

  死啦死啦:“这么大炮,这么多炮,不是一早就瞄好了,眨巴眼能全打过来?烦啦,那边在干什么?”

  我放下望远镜,从窥孔边转过身来,我垂头丧气,不仅因为炮击,也因为刚才一直在对方炮口下得瑟而生的恶寒。

  我:“拖尸体呢…你瞄的好像是个九二炮阵地。”

  死啦死啦便很高兴地过来,拿了望远镜看着,能见度已经不大好了,但还能看见刚被他炮轰过的地方正在动。

  我:“九二步炮,对面山地战最爱用的家伙,拆掉轮子比机高不了多少,听着炮响都找不着,一直被我们这边叫鬼炮。”

  死啦死啦:“拖了几具尸?”

  我:“多过五个。”

  死啦死啦:“你们和气生财的时候他们炮就拖上位啦。”

  他看着我们所有人说的。我们所有人也不想说话。

  郝老头抱着被子在那发颤,我想那把老骨头早被震散架了,你也不知道他在说日本人还是我们:“图什么呀?图什么呀?”

  而死啦死啦很高兴把这当作他宣言的机会:“图什么?其一,咱们的阵地总得试试防炮能力吧。还能自己往自己头上砸炮弹不成?你瞧炸得天都快黑啦,咱们有炮弹还击不?”

  我悻悻坐着,我也不知道我在骂谁:“瘪犊子。”

  龙便很地道地纠正我的东北话:“是瘪犊子。”

  死啦死啦:“其二,你们打过架吗?”

  不辣:“我们没和狗咬过架。”

  死啦死啦:“这回说的是人打架。我到哪都是外地人,从小就不缺本地人欺负。有个家伙,力气比我大,胳臂有我腿,有时候他打我打烦了,笑呵呵跟我招手,我忙跟着乐。以为以后天下就太平了。”

  蛇股:“结果照打。”

  死啦死啦:“看来都挨过嘛。后来我学了乖,管你好脸坏脸。

  我不看他脸。地上有砖头瓦片,最好是带尖角的石头,捡一块,握紧了再盯死了他一没一月我把他给揍了。那时候就轮到我想给他好脸给好脸,想给他坏脸给坏脸啦。”

  龙便点头不迭:“对啊对啊。打架就这么回事。”

  死啦死啦:“命都不要,就要安逸。管你们对歌还是对舞。他们炮轰过来你们拿什么还回去?吐口水吗?你们被这么耍过多少道了?少被耍一道总是个福气。”他大力地戳着锤着自己脯:“看着你们就觉得这里痛。”他又戳着锤着自己的脑袋:“这里要不用了,那里倒不痛啦。可你们也有这个,你们能不能有时候也用一用?”

  他就瞪着我说的,我忍了很久,终于还回去:“使那么大力锤,不痛也痛啦。”

  死啦死啦:“再不锤?再不痛?就没啦。”

  我并没有像他指望的那样羞愧,而是指了一下他的身后:“来啦。”

  死啦死啦便望了望身后,何书光戳在矮小的防炮口,外边土掉得更跟瀑布一般,何书光则是土色的一个阴沉而怒目的金刚。

  何书光:“师座有令。”

  死啦死啦转个身便由倨而恭了。敬个礼,乖乖地等着。

  何书光:“没书面的。师座在横澜山,令你速速过去。”

  然后他横扫了我们一眼,便立刻从炮前消失了,根本是话都不想多一句。而死啦死啦开始在屋里找头盔找外套找披挂。我们看着,我们几乎有一点快乐。

  死啦死啦:“惨啦惨啦。”

  我:“去吧去吧。这里没人要同情你,真的。”

  死啦死啦要出去,站在口又停下了:“我说得对吗?”

  我便对他做出一个污辱地手势:“。”

  我那个手势刚举出来,便听见在从没停过的爆炸声中一个怪异地尖啸,它不像火车从你头上开过。而像你站在铁轨上。一列火车对你开了过来。

  然后难以形容的一声巨响中,这里跟塌了一个德行。一灯如豆也被震灭了,我们在黑暗里咳嗽和怪叫,灯再亮起来的时候,我怔怔地看着扎在我跟前的一枚巨大的炮弹,它在我身外砸得只剩下个弹在外边,而死啦死啦还没走,站在口,看着这防炮上方,那里被那枚至少一百五十毫米口径的炮弹砸出了一个天窗。

  然后我怔怔地看了看他,他也看了看我。

  死啦死啦:“臭的。对长官不敬,遭天谴啦——挨骂去啦。你小子真是胆包天。”

  然后那家伙便消失了,上横澜山挨骂去了。

  我呆呆地看着那枚由于万分之一机率而没把我们连锅端的臭弹,不知道哪个家伙的手指在我眼前晃动。

  于是我开始尖叫。

  于是不知道哪几个家伙的好几只手捂住我的嘴巴。

  于是我开始咬人和挣扎。

  于是那帮家伙只好把我倒在地上,因为继续下去我不拆了这个子就会把自己撕碎。

  我:“我终于记忆起我也是父母生的人类身而非野兽,从死啦死啦第一次出现在我面前,我们就被扯进没有尽头的疯狂——我真是来寻死的吗?”

  13、祭旗坡-阵地外/夜/晴

  郝兽医抱过的被子现在全抱在我的怀里,我抱着被子在瑟瑟发抖,我身下地铺也在一起发抖。

  我:“行行好吧。”

  郝兽医:“怎么啦?烦啦你要什么?”

  我:“把炮弹出去吧。”

  郝兽医只好和那帮家伙们又看了看刚才的弹着点,那里现在只是一个坑。炮弹早挖走了。

  阿译:“早走了呀。烦了,你没事吧?”

  我便倍加清醒地告诉他们:“我没事。我没事。”

  郝兽医不知道在宽我的心还是宽自己的心:“那就好,那就好。”

  我:“发发善心啊,谁发发善心啊?”

  郝兽医:“怎么啦?烦啦又怎么啦?”

  我:“求你们啦,谁把炮弹出去啊?”

  他们就只好面面相觑:“你真没事吧?”

  我就倍清醒地告诉他们:“我真没事。真的没事。”

  14、祭旗坡-阵地外/夜/晴

  郝老头子蜷在死啦死啦地上,外边的炮声还在零星地响,但相较之下,这种烈度的炮击老头已经安之若素,他啄米一样晕晕睡。

  我确定老头终于睡着,我便摸出那封被撕成两半的家信。对上了撕口,在那一点点灯光下看着发呆。

  死啦死啦被骂到半夜。回来后若无其事到只能说破罐子破摔。从此后军炮火成为例行,那表示我们抬头气,蹲坑拉屎时也有百分之多少的死亡可能。我也想起来了,他从没掩饰过他的态度,嘻笑怒骂,但从不认为能和占了半个中国的家伙达成半秒钟的谅解。于是一切都只是开始,现实是我们将永不得消停。

  于是我整晚看着父亲的信。孟烦了,别忙想怎么活,你都没有寻死的资格。

  我忽然觉得脑后生凉,我回头,看见一个影子戳在我背后,那是死啦死啦,我连忙藏起了我的信,他不知道何时回来的,但并非在偷看我的隐私。而是仰着脖子在瞪着那发重型炮弹开出的天窗发呆。

  死啦死啦:“他 妈的,那个死共,我能说过他的。”

  我把身上被郝老头堆的所有东西全扔过去,郝老头被我的咆哮吓摔在地上。

  我:“他 妈的你吓鬼呀!”

  15、祭旗坡-阵地外//晴

  我:“死啦死啦现在可以骄傲地说,我们的阵地现在终于像个阵地。因为它被炸得像月球一样,而以前你说它是阵地不如说它是婊子的牌坊。”

  今天这会没炮,大家终于可以出来和身上的虱子一块见见头。

  我从防炮里探出了头,我又瘦掉了一圈,我瘸得更加厉害,我的眼窝已经有了一种长期缺眠的乌青。我挠着我焦枯的头发。皮屑纷落飞。

  死啦死啦坐在我的不远处。和他家狗一块晒着太阳,同时聚会神地为狗抓着虱子。

  我过去,什么也不说,我魂不守舍,站着。

  死啦死啦便翻了我一眼:“好啦?臭子闹出的毛病。”

  我:“好啦。”

  那连关怀都不算,因为丫往下就开始嚷嚷:“好啦就闪闪,闪闪,别挡着我的阳光。”

  于是我便闪了闪,把阳光让给了他:“我想去禅达。”

  死啦死啦:“不准。”

  我:“为什么?”

  死啦死啦:“因为你太多为什么。”

  我便转了身就走,跟他斗嘴是找死的,我没有小蚂蚁的能耐。

  死啦死啦:“嗳,你那嘴是全团最损的吧?”

  我便站住了,我看了他很久:“要不让狗说好啦。”

  死啦死啦便当之无愧地:“除了我之外呢?”
( ← ) 上一章   我的团长我的团   下一章 ( → )
混混抗战重生之热血长新中华再起步兵凶猛沙漠之鹰异时空的战争强汉飞豹出击江东突击营力挽河山抗日之血祭山
读者小说网为您提供由兰晓龙最新创作的免费军事小说《我的团长我的团》第七十四章 及我的团长我的团最新章节第七十四章 在线阅读,《我的团长我的团(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我的团长我的团的免费军事小说,请关注读者小说网(www.duzxs.com)